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794|回复: 0

[民俗文化] 一树赤焰惊世俗 / 论许峰诗作的风格与意蕴 □邓三君 [转载]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8万

积分

上校

发表于 2018-4-16 06:37:36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

  一树赤焰惊世俗
  ——论许峰诗作的风格与意蕴
  □邓三君
  2018年4月14日惠州日报数字版  A6版  西湖文艺

  在许峰成功策划(在惠州市)举办 《百家一曲颂晚晴—— 中国书法界首例百位国家级书法家同书一首诗书法展》后,许峰对古体诗歌倍感兴趣,钟爱有加,且佳作频出,在圈内引起不同凡响。2018年春节以来,我时常在短信里收读许峰的诗。这些诗,短小而不稚弱,严谨而不呆板,自然而不散漫,大气而不造作。读许峰的诗,每每让人在灵魂深处产生激灵一动的感觉。或一句,或一词;或一意,或一喻,不常写诗,却能如此出新出奇,这是少见的。
  我拜读了许峰的全部诗歌作品,虽然大多只有七言四句,但立意却是精要到位,让人受益。我倒是觉得正是短小、方块之间,要做到精深,并非易事。戏剧家汤显祖在《答吕姜山书》中说:“大凡作诗,先须立意。意者一身为主也。”而许峰的诗,无论是写佛事的《拜归元寺随感》,还是写家乡的《祭祖有感》;无论是写景的《咏木棉花》,还是写世道的《乡间闻感》,可谓立意凸显的典范之作。许峰在创作中遵循“文道统一”的传统思想,他的诗彰显出“文以载道”“文以明道”“文以贯道”的特点。
  逆向与正向是比较而言的。正向是指常规的、公认的或习惯的想法与做法。逆向则相反,是对传统习惯、常识的反观,是对常规的挑战,其能克服思维定势,破除经验和习惯造成的僵化模式,不拘泥于常人思维,使人感觉新颖,喜出望外,别开生面,另有所得。在诗歌创作上,双向思维的并用,能使创作插上双翅,左右同行,产生多维的审美表达。许峰的诗,时常出新,便是深谙此道。许峰从政后,最亮眼的经历就是他在(惠州)市委副秘书长兼督查办主任的任上。在此期间,他用逆向思维,判断、推理、解决了许多棘手的难题。他形成的逆向思维习惯,也为他在诗歌创作中开辟了新的天地,获得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如《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有感》、《瞻葛洪庙随感》等诗篇都属此类作品。
  比兴是中国诗歌中的传统表现手法,朱熹在《诗集传》中直接陈述:“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通俗地讲,比就是譬喻,是对人或物加以形象的比喻,使其特征更加鲜明突出。有的诗是个别地方采用比,而有的则是整个形象都用比;“兴”就是起兴,是借助其他事物作为诗歌发端,以引起所要歌咏的内容。许峰的诗,不仅比兴手法用得得体,而且出彩,让诗意具有了含蓄的韵味。其代表作有 《狗年咏狗》《咏木棉花》《咏雪》等诗章。
  “生无绿叶衬红妆,蒙尘纳垢吐芬芳。一树赤焰惊世俗,燃尽春华入药汤!(《咏木棉花》),整个诗章不着一个人字,恰恰是诗人价值观和人生观的真实写照。“伫立窗前凝远方,千山万壑披银装。虫害殁命鸟无语,惟听农家笑声扬。”(《咏雪》),全诗不着一个“雪”字,却把雪的气势、农人对丰收渴望的喜悦心情描写得酣畅淋漓。这样的诗,读来让人过目难忘,久久萦怀。
  许峰说:“我写诗,不就事论事、不风花雪月、不喊口号,喜欢以事、以物喻情喻人。”看来,他的想法与他的创作,达到了较为完美的结合。
  诗歌语言的大气,在于胸襟的大气、视野的开阔、思想的深邃,否则就难有大气之笔。在许峰的诗作中,也不乏大气之作。
  试看许峰作品中的气势。“书海泛舟竞风流,战将如云护金瓯。文武一炉功盖世,苍茫大地独黄州!”(《咏故乡黄州》),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可谓豪气冲天。这种气势,既是诗人的胆气迸发,更是诗人对家乡英烈的纵情讴歌。诗中的豪气,来自于诗人对家乡文化底蕴和革命源流的膜拜和崇敬。诗人故乡黄州(今湖北黄冈市),自古精英辈出。出过李时珍、李四光等一批大科学家,出过闻一多、胡风等一批大文豪,更有我国基础教育的旗帜、百余年老校黄冈中学誉满华夏。特别是中国现当代历史,黄冈人创造的辉煌更是精彩绝伦。在中共一大12位代表中,黄冈占其二:董必武、陈潭秋;在建国后历任国家主席中,黄冈占其二:董必武、李先念;在全国十大将军县中,黄冈占其三:红安(原黄安)、麻城、原黄冈县,走出了王树声、许世友、陈锡联、韩先楚等200多名开国将帅(含建国后因地域划分将他们祖籍地划到外省外市的几十位将军);黄冈的蕲春县,因上世纪50年代拥有200多名大学教授被誉为“教授县”。纵观全国地级市,像黄冈这样众多文星武将共聚一地的景象的确罕见。这些成为许峰诗歌大气的重要支撑和坚实基础。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