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82|回复: 0

[原创] 《水车》之《一封来不及派出的侨批》节选/戴高山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万

积分

文明网友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雨渐渐小了,李来福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心中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两个小时的路程下来,李来福突然想起,他走到了表叔刘老汉遇害的地方。一直以来,从一开始的害怕,到后来每走到那里都要站在那地方远远地看上一看,心中的怀念更厚了一层。
  是的,这已经不是害不害怕的事了,而是一种怀念,一种感恩。没有刘老汉的推荐,他李来福至今还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村汉子哩。而刘老汉那一身正气,更让李来福越来越觉得做人是应该肩负一点责任的。他开始不怕走夜路了,只要身边有信件,就算明明知道那条路上,经常会有土匪出没,他也一定要将信派送出去的。
  但李来福并不像刘老汉那样硬气,或因此,他比刘老汉更多了几分智慧。他会在有土匪的路段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臭乞丐;或者把钱卷在腰间的裤带里,把那条腰带,弄得又脏又臭,就算那里面有钱,也没人会想到,竟然卷在那条又脏又臭的腰带里。
  有一次,他看见两个土匪朝他追来,口中不断叫唤。眼尖耳灵的李来福,赶紧将两个“破加志斗”,往芦苇从中一塞,然后猛地一个拐弯,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直到被两个土匪逮着,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这时,离那藏信藏钱的地方,已经有半里多地了。两个土匪一搜身,没有找半点值钱的货色,只在李来福那又脏又臭的口袋里摸出一小包红烟。
  两个土匪自然不信,便问李来福:“你是派批员吗?”李来福哭哭咧咧,大叫好汉饶命,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过路的村民,身上就一个红烟盒,哪是什么派批员啊!
  他那凄凄惨惨的哭叫声,把两个土匪给惹毛了,一人一边,给了李来福小腹上几拳,把李来福打得哭爹喊娘。末了,实在没什么油水,就把他那一盒红烟也给抢走了。然后,又是一阵乱脚,在李来福身上猛踢,一阵臭骂之后,扬长而去了。
  好半天,李来福才捂着肚子,挣扎地爬起来,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冲着那两个土匪走去的方向,大声叫骂起来:“我筛你老母的,狗种,杂种!掉到屎穴(粪坑)里淹死的没头鬼!死半路,没人收尸的半路祭夭寿!”
  李来福痛骂了好一阵子,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他把裤腰带用力扎上一扎,整了整上衣,看看四下没人,便猫着腰,穿过那一片白茫茫的芦苇地,到那藏“破加志斗”的地方,将那些信件和钱财挑起,趁着夜色渐黑,向他的目的地走去了。
  像这样的故事,李来福遇上了不止一回。但他福大命大,只受了一点皮肉之苦。人财都还在呢!回到家中,他也不向妻子说起,只怕那女人会为他担心,不让他再做这营生了。所以,只要回到家中,他总装成无所谓的样子,偷偷到外面的药铺里,让拳头师傅推拿几下,就算过去了。好在年轻力壮,受一点皮肉之伤,不到几天,也就好了。
  这天,他又来到了刘老汉遇害的地方。那片因为搏凶而整得七零八落的芦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回到原来的样子了。何况,经过两三年的时间,早已找不到什么区别了。
  好在李来福记性好,每次路过,都记得在那棵小树边。而每次走到附近,他总会朝那个方向望上许久,多少记忆还在心里。他向来以人为善,所以有时确实想不出,那些土匪也是人,好好的营生不做,为什么要杀人越货呢?这些年来,他遇上不少风险,冥冥之中,总感觉是刘老汉给他力量。这位远房表叔,生时帮助过他,死了也在激励着他。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