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03|回复: 0

[原创] 《水车》之《水车》节选一/戴高山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万

积分

文明网友

发表于 2017-12-5 16:42:15 |显示全部楼层
《水车》之《水车》节选一/戴高山

  木匠叔的头发很白,因为他是做手艺的,没有到田间劳动,所以脸色也显得比父亲白多了。但木匠叔没有父亲那么会喝酒,所以,经常是木匠叔喝多了,有点醉醺醺的样子,然后挑着担子,摇摇晃晃地走了。一边走着,一边哼着南曲,大概是《李亚仙》的《三千两金》“所梦所梦求功名”我看他的样子,真是很有趣!
  木匠叔家里只有木匠叔和木匠婶两个人,我去过他们家里。他们家就在镇上,当时叫人民公社,所以,我们都叫他们街内人。他的儿子和儿媳,已经搬到县城里去了,住的是好几层高的洋楼房。街内的人都会到合作社或工厂去上班,比起农村人来,他们有钱又有闲。家里的布票啊、粮票啊、糖票啊,都比农村人多。木匠叔的儿子叫有成,之前当过兵,复员后在镇供销社当货车司机,当时流行这样一句话,叫“一司机,二杀猪”,说的是当时社会上能混得开的行业。所以,木匠叔的家,在当时其实是很富有的人家。
  木匠叔的儿媳桂枝,是镇里一个什么官的女儿,高中毕业后被分配到镇里的布店,当一名营业员。后来,他的父亲升官到城里去了,他们也一起鸡犬升天了。每次到木匠叔家,看到他们家里“什么什么”机的,真是羡慕得要死,他们家的自行车很漂亮,是“凤凰”双骨的,我很想用手去摸,但被母亲拉住了。木匠叔对我们一家很好,经常有用不完的粮票或布票,送一些给我们。有时,他儿子买到供应的东西多了,吃用不完,也会送一些给我们。
  不过,我经常听母亲和父亲私下说,木匠叔的儿子有成和儿媳桂枝常有口角,我那时候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只是有一次看到桂枝摔锅砸碗地大吵大闹。她那个在镇里当什么官的爸爸,也在一边扬言,说要到镇里去告他女婿的状。而她那胖得像水桶一样的妈,瞪着杏眼指着木匠叔他们一家三口,破口大骂。
  我记得当时她是这样骂的:“你们家算什么东西?不就当过几年兵回来的嘛,党员都混不上一个,要不是他爸帮忙,能到供销社开车吗?不要‘猪仔养大了,不认猪公做老爸’!现在有钱了,翅膀硬了,会找个小的啦。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和桂枝提离婚,别说你开不了车,连结婚证你都别想办到,公社到处是我的人!我告你重婚罪,还把你拉去派出所关上几天,坐上几年牢!”
  木匠叔和木匠婶呆呆地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话也不敢说,只是由他们一家子在那闹腾。有成拼命地抱着桂枝的腰,哀求地说:“别砸了,别砸了!我听你的,我听你的啊!你说怎么做,咱就怎么做,好吗?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呜呜!”
  那一天,他们一直闹到天黑,桂枝家才鸣金收兵。末了,桂枝妈临走时,还说了一句话:“真是个白眼狼!这叫‘养猪仔牵去宰,养外甥叫不来’。以后什么事,才不管他去死去活哩!”
  不过后来这事总算平息下来了,夫妻俩终于又和好如初了,我到他们家时,看到他们家又多了一个很好看的小男孩子。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原来木匠叔的儿媳桂枝不会生育,又加上总仗着娘家有钱有势,不把有成看在眼里,在家总是“大句不入,小句不出”的。所以,有成就在外面找了一个女孩子,偷偷生了个儿子。后来东窗事发,桂枝哪肯罢休,回家把她在镇里当官的老爸叫来,大闹了一场天宫。最终,拿了一些钱给那个女孩子,让她把孩子留下来,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去了,这事才算风波平息!
  不过,后来我听母亲说,那女孩子回家之后,变得疯疯癫癫的,家里人知道后,虽然一口气平不下来,但碍于人家有钱有势,最后只叫了几个乡下的穷亲戚、烂朋友,到镇上小闹了一下,要走一点钱,这事也就算不了了之了!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