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960|回复: 0

[原创] 吴贤德:我眼中的岳母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2159

积分

少尉

发表于 2017-12-5 07:50:10 |显示全部楼层
吴贤德:我眼中的岳母
  一直想写一写岳母,可总静不下心来,更为奇怪的是,有时一打开电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原本想好的语句却跑的无影无踪,经过几天深思熟虑,今天决定静下心来,写一写岳母。
  岳母老家在具有“中国花卉之乡”之称鄢陵县下面一个乡镇农村,90年代和妻子相识后,在我的眼中岳母是个十分吃苦能干之人,每次和妻子从郑州去鄢陵看望岳母,无论春夏秋冬,只要不是雨雪天气,从来没见岳母在家里闲着,准在地里和岳父一块干着农活。
  岳母共有两个子女,除我妻子老大外,还有一个儿子,我和妻子刚认识90年代,那时农村收割麦子、玉米、大豆等农作物,基本全靠人工收割,每到收割季节,全家20多亩土地几乎全靠岳父母两人收割(包括种植),为了抢收抢种,岳母和岳父甚至连吃饭都顾不上,不分白天黑夜的拼命干。
 2000年后,岳母家乡基本实行了机械化生产,岳父母才不那么忙了、累了、吃苦了,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但由于此前长期劳累过度,从此岳父母老俩口落下了长期腰腿疼病,严重时连走路都有些困难。
  农业实行了机械化生产,农村活也不那么忙了,妻弟结婚后,岳父母为了减轻妻弟的负担,2003年,岳父从老家鄢陵来到郑州谋了一份环卫工工作,岳母为了方便照顾岳父,一同从老家来到郑州,从此岳父母就长期在郑州定居了。
  岳母在农村是个十分能吃苦耐劳的农村妇女,随岳父来到郑州照样闲不着,每天除了给岳父做饭、洗衣外,闲余时间去“扫街”,拾些废品来填补家庭柴米油盐等生活补贴,不然每月仅靠岳父不到2000块钱微薄工资,除去房租、水、电等费用基本没有节余。
 在我的记忆里岳父母来郑州10多年来,为了节省电费,租住房间里最值钱的除了一台小型台式电风扇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件了。
由于岳父每月工资低,岳母和岳父的平时生活过的很简朴,平时一日三餐基本都是馒头、面汤、面条,炒碗大白菜凑合吃,一个月很难见到吃顿炒晕菜(肉食)和大米饭,为了节省家庭开支,岳母甚至到农贸市场拾菜摊扔掉没人买的坏菜,回来择一择炒着吃。
岳母不但农活干的好,针线活做的也十分棒,除了裁剪缝补成人单衣、棉衣和各种穿着舒适的布底鞋外,还会精制制作婴儿小单衣、棉衣和各种鞋类,岳母纳绣做出来“猫头鞋”、“虎头鞋”可谓栩栩如生,无论是老家邻居还是郑州邻居们,谁家来了孙子、孙女请岳母为孩子缝制衣服、鞋子,岳母从来都有求必应,不收一分钱。
  走进岳母租住的十几平方小房间里,不知底细的人,看见堆在房间里的大包小包,还误认为岳父母是做什么生意的,你知道这些装的鼓鼓囊囊的大包小包里面装的什么吗?都是岳母从街头、小区垃圾箱里拾来的旧衣服,每当送岳母回去看望老家,我们家车子和搬家公司车没什么两样,塞满后备厢,再塞满车内所有空隙。
  回到老家岳母首项任务,就是叫来村里七大叔(舅),八大婶(姨)等亲戚,开始你家一大包,他家一小包,大人小孩个个有份。
  为岳母拾旧衣服的事,我曾多次劝说过岳母,让她不要到处拾旧衣服带回老家送人,岳母常常反驳道:这些衣服在城市人眼里是旧的,在农村人眼里还是很不错的,上面连个补丁都没有,扔了太可惜了……你们怕丢人,我不怕丢人。
  每当看见因腿痛病走路有些困难的岳母,背着一捆捆从垃圾箱(堆)里拾的废品和旧衣服,步履艰难的行走在大街上,我这个当女婿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滋味。(作者声明:本文为作者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和所投网站许可禁止转发刊用)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