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郭绍华

[美文共赏] 《需求的极限》连载 深圳郭绍华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575

积分

中士

发表于 2017-8-7 09:23:41 |显示全部楼层
不喜欢看书
回复

举报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8-9 08:12:39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8-21 08:23:14 |显示全部楼层
  1.6.2  自我与自我意识  
   
    经验实体实际上成为自己处理同类事务的先例,成为影响自己行为模式的主要依据,成为自我的思维、行为的倾向与特征。

    比较两个相邻的经验实体,可以凸现出两者之间的差别和差别形式。最突出的差别是关于时间顺序的差别,是从前者向后者发展演变的过程,所以,要经常用后一个经验实体去替换前一个。

    两个经验实体相互比较的过程实际上是站在一种行为特征的立场上观察、评估、理解另一种行为特征的过程,两个经验实体都可以成为观察对方的出发点。如果“思维、行为的倾向与特征”就是初始的“自我”,那么,就是各自站在“自我”的立场上观察对方,是一个“自我”对另一个“自我”的观察和对比,相对于对方来说,自己就是一个“自我”。通过对方最终确立一个完整统一的自我,

    后一个元间实体“知道”了自己与前一个元间实体之间的差别以及具体的差别形式,“知道”自己要去更改什么,也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观察对方,发现了自己与对方的差别以及差别形式,产生了对于对方修改的要求。

    同样,作为被更改对象的经验实体,也在比较中成为“自我”,也被对方告知自己,也成为一个自我,也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审视对方。尽管被替换者是被认为不再与外在对象的元间保持更一致的元间实体,因为已经是过去了的元间,但是,由于在我们的模型中,这是一个被记忆下来的元间实体,是关于外在对象历史的记忆,是脱离了直接相互作用的元间实体,因此,依然是一个平等的元间实体。依然可以作为“自我”的立足点,作为一个自我本身。

    自我就有了两个基本要素。一是相对性,只有与其他元间实体相对时,才有意义,才能作为自我;一是立场性,只有站在特定的经验实体的立场上,关照另一个经验实体,才能作为自我。而这种意义上的自我只是整个思维过程的一部分,是两个相互作为思维对象的经验实体中的一个。自我在两个立场之间不断转换。只有两个立场的总合才是全部自我所有内容。可以把大脑看作是由一系列经验实体构成的经验体系,在大脑工作每一个时刻,都是仅仅站在了这个经验体系中所有经验实体之中的某一个经验实体的立场上,从这一个经验实体的角度出发来比较其他经验实体。

    在同一个经验体系中,至少也会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作为关系者的元间实体。在我们日常的语言中,往往仅仅把当前所站的立场作为这个元间实体的“主”,把关系者之间的关系的元间实体作为“谓”,将作为对象的另一个经验实体作为“宾”。也就是说,“我”将这种关系指向了一个特定的对象。

    实际上,自我经常在不同的经验实体中转变立场,时而站在甲的立场上观察乙,时而又站在乙的立场上观察甲。

    当然,在同一个经验体系里,无论你站在哪一个经验实体的角度上,把哪个经验实体作为“主词”,原则上只是强调了这个主词所标示的元间实体相对于其他经验实体的关系特点,并没有根本改变这个体系本身。所不同的只是表达方式的差别,与从其他角度出发的表达相比,相互具有一定的互补关系。

    经验实体形成的经验体系由关系性元间实体作为纽带,如果可以从每一个经验实体的角度表述其他的经验实体,并且得到互补的观点,就表明,体系中的经验实体已经互相规定了对方,限制了对方,记忆了对方,实现了相互的记忆。根据我们前面的定义,通过相互记忆实现的体系就是“自我”,这样的概念体系就是一个相对完整的自我。

    在同一个作为自我的经验体系之内,站在某一个经验实体的立场上,界定对于同一体系中其他经验实体的关系,实际上就是同一自我中的一部分对另一部分的关照。站在其中一个经验实体的立场上,对其他经验实体进行比较和关照的过程,就是知道自我内的对象和成员、知道了自己的所有成员和结构、知道自己这个经验体系的内在差别和差别形式的过程,知道了自己当前立场只是所有可能立场中的一个立场,知道了这个当前立场本身的内容和得失,这就是自己对自己的意识过程,就是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也就是自觉。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8-29 08:00:00 |显示全部楼层
1.6.3 分析判断与综合判断的定义
  分析:切割、分解元间实体,把一个元间实体分割成“素材性要素”和“关系性要素”这样两种元间要素。
  综合: 用一种关系性要素的元间要素将两个以上的元间要素连接起来,组装成为一个新的元间实体。
  这两个定义都特指对于元间对象的操作;
  分析和综合互为逆操作,是可能得到互补结果的操作;
  这两种操作过程都是为了得出一个“判断”。所以,判断是一种过程;
  “综合”这个词有很多词义,这里更倾向于“组合”的意义。
  在哲学领域里,古往今来,可能是康德对“分析与综合”判断(zergliedrn , Synthesis)的研究更为全面和深刻。有必要重温一下他的定义:
  “在一切判断中,从其中主词对谓词的关系来考虑(我在这里只考虑肯定判断,因为随后应用在否定判断上是很容易的事),这种关系可能有两种不同的类型。要么是谓词B属于主词A,是(隐蔽地)包含在A这个概念中的东西;要么是B完全外在于概念A,虽然它与概念A有联结。在前一种情况下我把这判断叫做分析的,在第二种情况下则成为综合的。因而分析的(肯定性的)判断是这样的判断,在其中谓词和主词的联结是通过同一性来思考的,而在其中这一连接不借同一性而被思考的那些判断,则应叫做综合的判断。
  前者可称为说明性的判断,后者则可以称为扩展性的判断,因为前者通过谓词并未给主词概念增加任何东西,而只是通过分析把主词概念分解为它的分概念,这些分概念在主词中已经(虽然是模糊地)被想过了;相反,后者则在主词概念上增加了一个谓词,这谓词是在主词概念中完全不曾想到过的,是不能由对主词概念的任何分析而绎出来的” 。
  我是这样理解的:
  1、所谓“分析”判断中所指的“谓词”是“主词”中原有的内容,已经包含在主词中了,所谓分析判断并没有给原有的“主词”增加或减少什么,仅仅是明确了这种关系,指出,从主次中可以分辨出谓词,尽管谓词是“隐藏”在主词中的。
  2、相反,所述“综合”判断则是判明“谓词”是一个相对于原来“主词”独立的另一个实体,是过去这个“主词”中不曾有过的,是将两个原来相互独立的实体重新组合在了一起,成为新的元间实体。
  如果我理解的不是太离谱,本文关于分析和综合的定义和康德定义的大体一致。分析和综合都只有相对意义。
  不过,康德没有区别一个元间实体中素材性的要素和关系性的要素这两种不同性质的元间成分,所以,我仍然难于精确把握他的这些定义。比如,如何从集合论的角度分析“主词”和“谓词”的关系呢?当将B从A分离出来之后, A就失去了原有的作为主词的资格和地位,这时还能说B属于A吗?除非A是一个足够大的元间实体,从A中分离出B之后,并不改变A的主要性质。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9-6 08:00:51 |显示全部楼层
1.6.4 主体间的元间交流
  人是一种群居的动物,至少面临两个层次的环境,一是所有人以及相互之间关系构成的社会环境,一是此外的其他因素构成的自然环境。根本上说,这都属于自然环境和自然势态,都迫使生活其中的每一个个体与之契合,个体既被势态所塑造,是势态作用的结果,也对势态发生着影响,也是势态本身的构成原因和因素。那么,相对稳定的行为模式都是已经与环境达成契合的具体形式,都是从生活环境的势态中生成的,都是从更大范围势态中选择出来的,都是被势态所允许的一种相对凝结的实体。
  人作为社会的要素,每个人作为相互作用的主体,有以物质内容为主的物质作用者的意义和以元间内容为主的元间作用者的意义两种极端情形,可能作为两种不同性质的极端的作用主体。主体相互之间也会有直接相互作用和间接相互作用这两种极端形式,有以物质为主要内容和以元间为重要内容的两种极端的作用形式。
  下面将要着重讨论的是,主体之间更接近间接作用以及纯粹元间作用极限的相互作用形式和过程。
  两个相互作用的主体之间各自都要向对方发送元间实体,也要从对方接受的元间实体,才能实现元间实体的交流。但是,人的元间输入能力远远大于元间输出能力。这可能是因为,个体的元间输入能力的对象是两个层次的自然环境,早期,人类首先面临的是自然环境,其次才是社会环境,在这些环境中,个体基本上是被动的,个体输出元间的机会、对象、必要性相对较少。在原始阶段,社会环境比起自然环境来更安全一些。这时,
  1、自然环境更多的是行为的受体,而不是元间实体的受体,自然环境不可能对纯粹的元间信号做出更多的响应;
  2、个体独自做出思考,独自产生对策的速度和能力要优先于相互协调,独自做出反应的速度远超过通过协调产生的集体行为,除非元间输出本身也开始成为一种反应行为。
  仅就相互协调、交流的能力来说,元间输入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元间输出的能力。对于低等动物来说,这不算什么障碍,而当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交流与协调逐渐成为生存的必要手段,直至成为需求本身,元间输入能力与元间输出能力之间的巨大差距,这将造成交流的困难,造成间接相互作用的不充分,也就是说,一个主体不可能将自己所掌握的元间高效、迅速、完整地传达转移到另一个主体,一个主体对另一个主体的了解和理解总是不充分的,或者说,不仅很难达到元间彻底转移的极限,而且相差甚远。
  生物界进化出了“压缩通讯”的方式,在可以很大程度上弥补硬件上的进化滞后,缓解元间转移和存储等瓶颈环节上的压力。
  例如,从视觉器官获得的元间实体被用两种方式保存,一种被存为“形象文件”,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一种是“抽象文件”,被分解成了不同层次的元间要素,其中,又分为单纯要素性的要素和关系性的要素两种。最理想的元间交流是将“形象元间”直接、全部传送给对方,但这很困难。在摄影技术发明之前,仅仅依靠人自己的天然能力想要把一幅自己看到的场景很完整地表述给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将已经分解了的抽象元间编辑成一段语言或者肢体语言,变成可以被对方的视觉、听觉、触觉器官感觉得到的元间形式。当接受方收到这些符号之后,在自己的元间库中寻找大致相对应的元间形象,将这些元间形象重新组织、还原成一幅图像,一幅与传送方试图传送的元间实体相似的元间实体。
  编辑这个元间实体,还原这个元间实体的工作就是最初的元间综合或元间组合。
  完整的图像已经被分解成了两类元间要素,重新编辑的过程就是沿原先解构时的逆方向退回去,用原先的关系性元间将原先的一个个要素重新连接、组装起来。
  比如“苹果挂在树枝上”,“苹果是红的”,“树叶开始发黄了”……,这些句子都是用关系性元间要素把两个以上的单纯要素连接形成的一个个元间实体。
  除非达到了分析的极限,每个被分解了的要素本身依然都还是有内容的元间实体,依然不便于直接用于表达和传递,也不便于元间综合操作,所以,实际的元间综合并不是对要素本身的综合,都是在符号、地址码、名称、慕状词等等标识符号水平上进行的间接操作。
  对苹果树的图像分解,得到的是苹果、树叶、枝条、色彩、形状等等的图像,同时,也对这些元间实体的存储位置和名称进行了定义,赋予了这些元间实体各自不同的标识符号。标识符号本身也都是不同具体程度的元间实体。有的直接与所表示的对象相等;有的仅仅只有纯粹的符号意义,这是两个极端,具体的标识符号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取不同的具体位置。
  仅仅用不同标识符号,也能实现元间的综合或组合,产生出经过了编码的、间接意义上的新的元间实体。元间发送方使用的标识符号还要最后被转换成语音、图形、文字符号或者肢体等具体的形式的特征信号。
  编辑好了的这个元间实体能否成功实现传递,能否成功地被对方所理解,主要取决于传送和接受双方对于这些标识符号的约定。显然,这种约定至少要有两个层次,首先是依赖于身体条件的声音语音和形体语言的特征信号,以及不依赖于身体条件的书写文字、图形的特征信号的约定,这些符号与双方记忆中的标识符号要分别对应;标识符号与其所代表的元间库的分类方式;与元间库中的元间实体一一对应关系。这种对应是事先的通过约定来实现的。这就意味着,接受方也要有一个建立在类似分类方式基础上的元间库,也要有一套基本相同的、为每个元间实体赋予标识符号的体制,以及相应的元间分析和元间综合能力。否则,就根本听不懂、看不懂这些复杂的信息。也就是说,授受双方具有相似或相同的元间库,具有相似和相同的元间处理方式。
  当接受方收到一个信息A之后,首先要将这个元间实体与元间库中所有的现存元间实体进行比较,如果即使不对这个元间“解码”,也能直接找到与此相对应的元间,那么,就是接收到了一个自己十分熟悉的、已经认识了的元间实体,就直接听懂、看懂这个元间实体,直接知道了对方试图表达的意思。
  如果没有找到这样的对应项,就要将这个元间实体分解,将名称和代码分辨出来,再找出代码、符号所指的标识符号,再根据标识符号找出其所指的元间实体;这些元间实体中,有的是素材性要素,有的是关系性要素,将其中的素材性要素依照外来元间指定的关系性要素的形式组装在一起,就能大致复原出一个新的元间实体。
  接受方根据对方的编码指令,自己组装、复原出了一个元间实体,这个元间实体与发出方打算传递和表达的元间如果完全相同,就是同一个元间实体,授受双方完美地实现了一次元间转移和传递。
  如果不完全相同,这说明,接受方错误地理解了对方的意思,a与b之间的差值,就是错误的程度。当然,要发现a与b之间的差值,还需要将两者在进行再次比较,这个比较就是双方校对的过程。
  在两个元间库之间实际传递的内容并不是所要传递的元间实体本身,而是代表了这个元间实体的概念编码序列,是通过符号、代码实现的概念编码序列,是一个双方事先约定好了的指令序列。在通讯行业里,这被称为“压缩通讯”方式,是一种用最少流量传递更多信息的通讯方式。
  学习语言的过程,就是符号和编码系统的约定过程,依据约定俗成的习惯,什么样的声音、图像符号对应于某一个元间实体。妈妈会指着一张苹果的图片,反复对孩子说一个单词,直到他烂熟于心为止。只有心目中的元间实体和约定的符号一一对应,元间交流才可能是高效的。
  不同地域使用不同语言的人群,元间库中元间要素的分割方式不同、内容不同,不同语言人群的元间库就不可能一一对应。因此,仅仅在语言层面上的翻译很难做到精准和彻底,元间库的一致才是最大限度相互理解的前提。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9-18 08:08:54 |显示全部楼层
1.6.5  抽象元间的新来源
    前面我们讨论了主体元间库中抽象元间的几种来源:

    1、通过对元间实体的解构、分析、归纳操作,得到了不同层次的单纯性要素和关系性要素这样两种抽象元间。

    2、为了存储、检索方便,生成了符号、地址码等抽象元间。

    3、通过遗传因素继承来的先天的不同程度的关系性要素、单纯性要素、符号等抽象元间实体。

现在又增加了一种新的抽象元间实体的来源,可作为第四项:

    4、通过主体间的交流,从其他主体直接接受得到的抽象元间。主体间的元间传递的一种重要方式是抽象水平上的元间传递,可以使接受方直接获得对方的抽象元间;另外,直接传递的抽象元间实体又是编码和指令,根据这些指令可以在自己的思维中组装、还原出对方所传达的另一层次的其他元间实体。其中,有的是具体的形象元间实体的抽象形式,有的是被分解为单纯性要素和关系性要素的更深层次的抽象元间实体。

    除了通过声带振动,引起空气振动,从而造成对方耳膜震动之类的天然传播方式之外,主体间的元间传递还可以经过更稳定、长久的外在的物质媒体进行。把需要传递的元间实体转移记录羊皮、纸张之上,刻在石头上,拷贝在磁盘上,元间实体从人脑转移到了外在物体上,脱离了元间输出方的主体,通过外在的媒体实现了抽象元间在不同主体之间的传递和传播。

    虽然这只是抽象元间实体在不同主体之间的转移和传播,但是,这里隐含了一种新元间产生的机制:

    对于接受方来说,抽象的元间来自这些媒体,间接地来自他人,这些媒体可能会对所传递的元间实体造成失真、遗忘、编辑,当这种改变达到不可忽视的程度,媒体就不再仅仅是媒体了,本身也成为一个新的元间发源地。元间转移和传递过程中的畸变,实际上是对元间要素的重新组合,也就是说,这一类的新元间是通过重新组合产生的。

    更多的、主动的、自觉的元间组合发生在人的大脑中,大脑成为新元间生成的主要源泉。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9-25 08:29:23 |显示全部楼层
1.6.6 大脑中的元间组合
  直接传递的抽象元间实体又是编码和指令,根据这些指令可以在自己的思维中组装、还原出对方所传达的另一层次的其他元间实体。显然,这是一种元间组合。所以,元间分解和传递过程已经是元间组合过程的初始环节了。
  如:
  1、第二次遇到同一个元间实体之后,通过比较,将原先已经有的概念直接赋予了这个元间实体,这种赋值过程就是最初的、最简单的组合,就符合了“综合”的定义。
  这种元间组合机制是在进化中产生的能力,对一个生命物种的整体来说,这是进化生成的能力,是后天能力,对于这个物种的个体来说,却是一种先天能力。
  2、语言是以符号编码方式传递的一种元间实体,至少要向对方传递两个素材性元间要素和一个关系性元间要素。送达接受者之后,首先要在接受者的元间库中寻找到与之相对应的这三类符号,将这三类符号连接成一个完整的标识符号实体,这个连接过程就是一个元间重组过程,元间组合的第一个目标是复原发送方传递来的符号编码信息。
  接下来,还要根据已经还原了的标识符号实体,在元间库中找到对应的元间实体,将这些元间实体组织、还原成为具体的元间实体,成为与发送方元间库中的元间实体相接近、相对应、相一致的元间实体,最终还原发送方试图传达的意义本身。
  这种元间组合的规则,主要基于主体间对于元间库分类方式和元间实体命名的约定,是双方约定了的指令和程序系统。
  3、 对于外在的刺激,即使是初生的婴儿也会做出本能的反应,用特定的刺激信号调用特定的先天反应程序,这也是一种元间组合,是先天的元间组合能力。
  4、面对未知性质的外来刺激,反应环节随机生成反应方案,之后,付诸实施。所谓“随机生成反应方案”,就是任意挑选元间要素,组成任意的元间实体,将这个任意的元间实体作为付诸实施的对策行为。这个随机产生的元间组合是否合理,是否可以产生导致符合目标的结果,要通过与外在环境的实际较量来决定取舍,能够改善作用主体处境的将会被保留。能被保留的就是合理的,被淘汰的就是无效的、错误的。通过反复实践和调整,“未知”性质的外来刺激就逐渐演变成了已知的外源性元间实体,被存入了经验库中。这个实验、淘汰、再选择的过程也是元间组合的过程。
  最初产生这种元间组合的主体是先天能力中的随机性因素,之后被逐渐形成的经验实体所取代。
  5、逐渐增多的经验积累形成了经验体系,构成经验体系的所有内容之间的相互关照就构成了自我意识。自我意识形成之后,站在一个经验实体的立场上,可以观察另一个经验实体。一个立场就是一个部分的“自我”,就是当下的自我,这个当下的自我可能成为观察所有其他元间实体、经验实体的当前立场,就会成为分析和“知道”那些被作为对象的经验实体的主体。
  比如,如果“自我”把关于几年前去九寨沟游览的记忆库打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就能重新观察和体验自己身临其境的感觉。如果准备重访九寨沟,此前关于九寨沟的记忆就成为一个模拟的平台和环境,如果没有去过那个美丽的地方,也要通过各种传媒,收集信息,在大脑中构建这样的模拟环境。这个构建模拟环境的过程,这个在已经构建好了的模拟环境中演绎游览情节的过程就是元间组合的过程。
  在模拟环境中,自己对于自己的行为能力的了解,对于同行人行为模式的了解,对于将要开始的旅程的了解,都成了模拟参量。根据这些参量,可以产生出一系列方案,产生方案的过程是自我主动地选择元间素材,主动运用关系性素材的过程,将要素性元间素材组合成为新的元间实体的过程。新组装出来的元间实体都要在这个模拟环境中进行演绎。
  演绎过程是将自己塑造的新产生的元间实体作为一个要素纳入已经建立了的模拟环境,假想这个要素在模拟环境中运行、活动的情景,试验、演绎出这个要素与环境中所有要素可能的时空关系,推想出可能出现的局面以及应对的策略。如果这个新生成的要素是一个方案,那所谓的“模拟”就是对这个方案可行性的试验和演练。根据虚拟实验的结果,选择方案。
  调整方案就是替换不合适的元间素材,更换元间素材是生成新的元间组合过程,每调整一次,就生成一个新的元间实体。这种在模拟环境中生成、试验、筛选、调整反应方案的过程是真正意义上的思维过程,元间组合是思维过程的关键环节。
  这个层面上的元间组合操作者是经验主体,元间组合的过程是经验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过程。
  6、元间组合产生的新元间实体,首先经过了内在的模拟平台的模拟试验,经过了模拟环境的筛选和斟酌,形成了一个初步的行动方案。一旦此行动方案作为个体对外在环境的反应方式的决策,被付诸实施,就成为与对象世界相互作用的具体行为。比如,我决定了前往九寨沟的行程计划,并开始实施。这个计划在实际中的可行性取决于模拟环境的逼真性;取决于方案本身的周全;取决于方案所指导的物质自我的行为与外在势态的相容程度。由于上述三点都难以做到万无一失,模拟环境和真实环境各自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随机因素,所以大多的方案都需要在实施过程中随时调整,不断修改,直到行动结束。
  修改方案的过程又是一个新的元间分析、组合过程,是由外在势态参与下的复杂的反馈过程,因此,尽管自我意识是产生行动方案的主体,但是,外在环境势态才是元间组合成败的决定性因素。

主题

好友

3591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7-10-10 08:27:15 |显示全部楼层
1.6.7  元间组合能力的冗余
    势态环境是一个物质与元间对立统一的具体事实,由于物质的唯一性原则,同一个时、空区间只有唯一的一种势态。但是,内在的元间环境建立在接近物质与元间对立统一极限的位置上,建立在接近纯粹元间成分的极限位置,仅仅依赖于极限意义上的物质载体和极少量的能量消耗,因此拥有极大的元间自由度。
    内在的元间库中存有足够多数量的元间要素,要素之间可以形成足够多种类的元间组合,模拟的内在环境的时间和空间可以远远大于外在势态可能的范围,可能产生的元间形式的种类也远远大于外在势态环境中实际实现了的元间形式的种类,对同一种外在势态环境可能产生出很多种应对方案,但是,真正能被付诸现实的方案只能是这所有方案中极少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元间演绎的能力,元间组合生成新的元间实体的能力远远大过了实际所需要的能力,元间组合的能力是冗余的。
    元间组合能力的冗余使得自我的思维能力并不都是用来产生直接应对外在势态的反应行为方案。这意味着,只用较少的思考时间就可以完成应对眼下外在势态的方案准备任务,其余更多的思考时间可以被用来做与当前势态没有直接关系的其他工作,用来思索与当下物质自我直接生存状态无关的其他事情。或者说,这种冗余不仅可以使自我有机会思考更长远的生存问题,还有余力思考与生存无关的更多的问题。
    通常,我们把这种与人的生物性生存无直接关系的思维过程称之为“精神生活”,与之相对应的是所谓“物质生活”或者是为物质生活服务的思维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