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郭绍华

[美文共赏] 《需求的极限》连载 深圳郭绍华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1 08:06:46 |显示全部楼层
1.1.10  大爆炸

      系统越是趋向于均匀,系统中残留的差别越小。然而,这个残留着的差别者所代表的差别反而变得越来越大。对于接近绝对均匀、趋向于无限均匀的系统来说,虽然所含的差别趋近于无穷小,这些最后残存着的不均匀部分也随之趋近于无穷小,但是,相对于无限均匀来说,这些无穷小的差别却显得无穷大,以至于残留着的任何微小的差别相对来说都是无限大的差别。这无穷大的差别对于体系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由于接近绝对均匀的系统没有了内外之分,成了这个世界的全部,由于普遍的联系,残留着的差别实际上是对于整个世界的差别。换言之,差别由整个世界来实现,接近绝对均匀的系统没有了局部和部分的区别,那么,残留差别所具有的无穷大的差别就直接作用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局部”。
      系统的均匀性越高,残存的、接近极限状态的差别对于系统的影响能力就越强。当系统发展到再也无法容纳这种不断趋于深刻的差别时,将造成系统走向分裂,将导致一场空前的“大爆炸”。
回复

举报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2 08:31:12 |显示全部楼层
1.1.11 “时间”、“空间”、“能”的复兴与生成
    “大爆炸”的发生标志了元子世界的某个局部摆脱了几乎寂灭的无限均匀状态,状态变化了,新状态产生了。显然,前一种状态和后一种状态是依次排列的,这种次序性是新的、具体的差别形式,这种新的差别形式相对于受这种次序所影响的其他所有差别者来说就是“时间”。也就是说,“起点”本身成为了一个差别者,相对于这个差别者,新出现的状态就是另一个差别者,这两个差别者之间的关系及其形式是伴随新差别者出现的第三个差别者,仅就这个第三个差别者的差别形式的次序性来说,是时间。时间是新产生出来的一种差别形式,时间是一种差别形式。
相对于起点之前趋向于消失的历史,时间是一种复兴。
     理想的元子世界里,所有元子均等重叠。残存或初始的差别破坏了这种均等,在一些维度里,元子之间不再能够保持无差别的均等,出现了相对分离,出现了新的差别者,差别和差别者各自都开始从抽象走向具体,伴随具体差别者的出现,具体差别形式同时出现,新出现的这个差别形式本身又是一个新的差别者。仅就这个作为差别者的差别形式所具有的相对位置上的特征来说,这个特征就是“空间”。因此,空间也是一种差别形式。空间也是一种复兴了的差别形式。
最初,时间和空间仅仅是作为同一差别者的差别形式中略有不同的两种特征,由于差别形式刚刚脱离抽象状态,还没有更多的具体内容,空间和时间相互之间也还没有更多的差别,相互之间还极其接近。之后,才逐渐分化成为两种相对独立的作为差别者的差别形式。
     由于大爆炸可能更突出地发生在具有初始的、残存的差别的那些局部的、少数的一簇维度里,或者说,残存的差别形式本身决定了大爆炸的具体形式,大爆炸本身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所以,这样的大爆炸所产生的新空间和新时间也只在某些维度里更突出展开,只在残存着更突出差别的这一簇维度里更强烈地展开。如果初始差别的这一簇维度本身是不均匀的,那么,大爆炸展开的这一簇维度也是不均匀的,在不同的尺度上展开的程度也有所不同,展开了的这一簇维度就形成了一组具有新的差别形式的时空维度,因此,这一组展开了的时空维度本身也不均匀。例如,我们所居住的这世界,从宏观视野看是一维时间、三维空间的,从“弦理论”的视野看,有十一维的空间维度,再往深走,也许还会有更多维度被发现,直到无限。
    “大爆炸”是初始差别得以实现的结果,如果把大爆炸说成是一个巨大的能量过程,那么,“能”就是差别的实现形式,“能”也是一种复兴的差别形式。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3 09:02:38 |显示全部楼层
1.1.11 “时间”、“空间”、“能”的复兴与生成
    “大爆炸”的发生标志了元子世界的某个局部摆脱了几乎寂灭的无限均匀状态,状态变化了,新状态产生了。显然,前一种状态和后一种状态是依次排列的,这种次序性是新的、具体的差别形式,这种新的差别形式相对于受这种次序所影响的其他所有差别者来说就是“时间”。也就是说,“起点”本身成为了一个差别者,相对于这个差别者,新出现的状态就是另一个差别者,这两个差别者之间的关系及其形式是伴随新差别者出现的第三个差别者,仅就这个第三个差别者的差别形式的次序性来说,是时间。时间是新产生出来的一种差别形式,时间是一种差别形式。
相对于起点之前趋向于消失的历史,时间是一种复兴。
     理想的元子世界里,所有元子均等重叠。残存或初始的差别破坏了这种均等,在一些维度里,元子之间不再能够保持无差别的均等,出现了相对分离,出现了新的差别者,差别和差别者各自都开始从抽象走向具体,伴随具体差别者的出现,具体差别形式同时出现,新出现的这个差别形式本身又是一个新的差别者。仅就这个作为差别者的差别形式所具有的相对位置上的特征来说,这个特征就是“空间”。因此,空间也是一种差别形式。空间也是一种复兴了的差别形式。
最初,时间和空间仅仅是作为同一差别者的差别形式中略有不同的两种特征,由于差别形式刚刚脱离抽象状态,还没有更多的具体内容,空间和时间相互之间也还没有更多的差别,相互之间还极其接近。之后,才逐渐分化成为两种相对独立的作为差别者的差别形式。
     由于大爆炸可能更突出地发生在具有初始的、残存的差别的那些局部的、少数的一簇维度里,或者说,残存的差别形式本身决定了大爆炸的具体形式,大爆炸本身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所以,这样的大爆炸所产生的新空间和新时间也只在某些维度里更突出展开,只在残存着更突出差别的这一簇维度里更强烈地展开。如果初始差别的这一簇维度本身是不均匀的,那么,大爆炸展开的这一簇维度也是不均匀的,在不同的尺度上展开的程度也有所不同,展开了的这一簇维度就形成了一组具有新的差别形式的时空维度,因此,这一组展开了的时空维度本身也不均匀。例如,我们所居住的这世界,从宏观视野看是一维时间、三维空间的,从“弦理论”的视野看,有十一维的空间维度,再往深走,也许还会有更多维度被发现,直到无限。
    “大爆炸”是初始差别得以实现的结果,如果把大爆炸说成是一个巨大的能量过程,那么,“能”就是差别的实现形式,“能”也是一种复兴的差别形式。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6 07:54:10 |显示全部楼层
1.1.12  普遍联系与存在



     1、普遍联系的绝对性

     由于元子本身所具有的1 = ∞,1 = 0 的性质,每一个元子等同于任何一个元子,等同于所有元子,理想状态下,所有元子直接等同是一种绝对关系,是这种关系本身。

     尽管由于上述等同关系不彻底、不纯粹,出现了不均匀,才使得元子互相之间出现了相对分离,但是这是一种依然保持着联系的相对分离,如果哪个元子离开了这种联系,这个元子就没有了意义和可能,就不存在,或者说,不存在离开了普遍联系的元子,这也就是普遍联系的绝对性。由于普遍联系的绝对性,只有处于普遍联系之中的才可能是存在着的。这也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关于存在本身的定义方案。显然,这个关于存在的定义更适合于接近纯粹差别状态的世界,几乎是一种同义反复。


     2、普遍联系的相对性

     元子之间无法达到绝对重合的理想状态,元子之间等同关系不彻底、不纯粹,元子之间联系具有了差别性,这种差别性具有具体的差别形式。这就是说,事实上的普遍联系是相对的,是有差别的。

     注意,上面这段陈述里使用的“具有”一词,“具有”就是存在。对于绝对的相互联系来说,存在是普遍联系的另一种表达,存在就是绝对的,因此,此时此地,存在和不存在相互没有区别,有和无是相等的。

     但是,对于相对的普遍联系来说,联系的程度是“有”差别的,差别的程度互相也是“有”差别的,这样,“有”或“存在”就存在于这些差别之中,作为具体的存在者存在于差别之中。这种存在相对于无差别,相对于不同的差别程度而有意义。这样,“存在”和“不存在”,“有”和“无”作为具体的差别形式就都具有了相对意义。

     所以,具体的存在、相对的存在也是一种具体的差别形式。是离开了绝对普遍联系极限的、与这个极限处于不同差别程度中的具体差别形式。

     这样,离开“绝对存在”之后才会有具体的存在者,可以定义为:

     以特定的差别形式处于普遍联系之中的差别者才是存在者。符合这个条件的差别者是存在着的。


     3、普遍联系的两个极限

     理想的普遍联系是所有元子之间达到完全均等的联系和联系形式,任何一个元子、元子相互之间的联系形式和相互关系都是完全一致的,这是差别的最后极限。但是,由于初始或残存差别的存在,普遍联系就不可能是完全均等的,普遍联系均匀程度不可能达到绝对状态,世界无法最终归于寂灭,这是一个无法达到的极限。

     差别无穷大、联系形式无穷多样是普遍联系及其联系形式的另一个极限,这就是说,在无限维联系中,没有任何两个元子之间的联系程度以及联系形式是重复的,具有无限多的联系程度和样式。

     当然,差别无穷大也包含了元子之间无限远离,以致互相脱离联系这样的极端情形。

     具体的世界,我们实际所生活着的这个世界的普遍联系程度和方式处于这两个极限端点之间的某个具体的范围之内。因此,我们遇到的联系都是不均匀的,或者说是相对均匀的,是处于无限不均匀和无限均匀这两个极限状态之间的一种变化着的状态。

     “大爆炸”就是无限种可能的不均匀状态中的一种。无限维联系中的可能有许许多多簇的维度被不同程度地展开、拉伸。而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簇维度,只是所有被展开的那些簇维度中微不足道的一小簇罢了。这其中,相对于我们人的天然观察尺度来说特别突出的一组维度,是被称为宏观世界的三维空间和一维时间,在微观尺度和更宏观尺度上还应有更多的维度被不同程度地展开。尽管在这些被展开的维度中我们看到了几万亿个星系,其实也只是元子普遍联系的所有维度中极少的一部分,而且这种拉伸和扩张本身也是不均匀的。

     我们把这个我们目前生存其中的局部称之为“我们的世界”。实际上,随着我们知识的发展,将可能更多地了解、介入其他的维度,与更多的维度发生更直接的联系,生存在于更多的维度之中,“我们的世界”也就随之扩展,这种扩展的极限当然是整个元子世界啦。

     尽管人类卑微地生活在茫茫宇宙中的一个小小微尘上,尽管这庞大无比的宇宙也只是无限维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一绺尘埃,但是,由于普遍联系,通过其他没有被极度展开的维度,通过无限维联系,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分子、原子本身只不过是无限维联系中相对不均匀的一种特殊形式罢了,只是这些极少数维度中的一种特殊凝聚的形式罢了,除此之外,每一个人,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分子、原子都直接就是全部的世界,都与世界所有的成员在其他所有维度里有不同程度的联系,甚至直接联系在一起。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7 07:48:02 |显示全部楼层
1.1.13  作用速度传播的有限性

    速度是一个“作用者”及其“作用”在某单位时间内所能越过的空间的值。

    在接近绝对均匀的极端条件下,每一个元子都直接与所有的元子相接触、相重叠,发生在一个元子之间的事件,就直接是发生在所有元子之中的事件,任意两个事件之间没有次序的差别,也就没有时间和时间差,因此也就没有我们通常所谓的速度问题,或者说,速度无限大。

    离开了这个极端,对于不均匀的元子之间的关系来说,由于时间和空间这两种差别形式的产生和存在,此处发生的事件已经不再能够直接就是彼处的事件,不再能是所有元子同时发生的事件。相对于那些依然还保持着重叠或者紧密接触的元子维度中的直接作用传递来说,已经展开了的维度中的作用传递就是一种间接作用。由于普遍联系的不均匀,即使是同一个作用,在均匀程度不同的条件中传递时,也会出现速度差,出现不同的运动形式,因此速度是相对的,是两个过程、两个运动状态或运动形式之间的比值。我们常把其中的某一个运动形式定义成“单位时间”,作为参照对象。

    只有在无差别的、元子直接重叠或相邻的维度里,事件和作用传播不需要过程和时间,速度才可能等于无穷大。此外,在所有已经展开了的维度里,作用和事件传播的速度都是有限的。而且,“速度”这个概念或关系也只在远离均匀极限的范围内才有相对意义。

    速度的有限性不仅是不均匀的产物,也是维系不均匀状态的因素,一个事件或物体之所以有机会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事件或物体,正是因为这个事件造成的影响不会立即成为所有其他局部乃至全体的同时行动,不至于因为传播和反应的速度无限大使得这种传播会妨碍甚至毁灭这个事件或物体本身。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其他局部的事件和物体发生的影响也由于作用传播和反应的有限性而不至于在一瞬间改变这个局部的事件和物体,在发生改变之前的这个时间区间里,这里的事物可以暂时存在。

    由于普遍联系的绝对性,速度尽管有限,却不会是0,一个事件的作用终究会推动其他相关者,最终反馈到事件启动者本身,从而破坏事件启动者原先赖以存在的条件。所以,任何不均匀的局部,任何事件和物体都是一种暂时的存在者。

    需要注意的是,作用传播的有限性是形成事件发生次序性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形成时间和空间次序的原因,也是因果关系本身形成的基础。如果作用传播速度不是有限的,那么,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时间、空间、因果关系就是另一回事了。在作用传播有限性的范围之内,作用传播的速度可以是不同的,正是由于这种速度的差别,造成了时间、空间、因果之间的相对性。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18 08:01:46 |显示全部楼层
1.1.14  不均匀分布的“凝聚”

      差别使我们这个世界变得不均匀,而不均匀本身由于作用传播的有限性也变得更加不均匀,而且,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不均匀的。
      因为时间和空间本身就是具体的差别形式,已经是不均匀的产物,同时也成为进一步不均匀的原因。换言之,不均匀是差别的形式,差别形式是不均匀的。
      我们把这种不均匀局势中的那些处于暂时稳定状态的事件和物体称为“凝聚态”或“凝聚者”。
      凝聚者是普遍联系中的一个个不均匀的局部,凝聚者具有自己的凝聚形式,或说差别形式,以这种差别形式处于普遍联系之中。以特定差别形式处于普遍相互作用之中就是具体的存在,因此,凝聚者就是存在者。存在者可称为实体,凝聚者也就是所谓的实体。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24 08:06:46 |显示全部楼层
1.1.15  两种凝聚
      元子具有差别性和差别者性这样的双重属性,也就是说,元子同时具有两种属性,是这两种属性的直接同一者。如果元子之间发生不均匀的分布,产生元子的凝聚,就不再是这两种属性同时均匀的凝聚,因为差别性和差别者性的均衡凝结其结果仍然是元子本身。所以,实现元子不均匀分布以至形成凝聚的不会是均等的两种属性,而应当是这两种属性之间出现的差别以及这两种属性分别的、不均等的、有差别的积累和凝聚。
      这种不均衡的积累有两个可能的极端情形:
      一是,差别性和差别者性这两种性质的直接重叠;
      一是,这两种性质的决然分离的分别积累。
      这是两个都无法实际达到的极限,一个实体所具有的差别性和差别者性只能处于这两个极限端点之间的某个具体的位置,在这两个极限之间,差别性和差别者性两种性质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统一”关系,是既不能相互绝对融合又不能相互绝对分离的对立统一。于是,可能出现界于两者之间的凝聚形式,出现更偏重于这两种极端中某一个极端的凝结和聚集,分别出现差别性的凝聚为主要特征和差别者性的凝聚为主要特征这样两种典型的凝聚者。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25 08:48:25 |显示全部楼层
1.1.16  差别性的凝结   
   

    我们说元子是差别性和差别者性的直接重叠者,这是一种极限意义的重叠,并不是实际实现意义的重叠,元子具有差别性和差别者性这两种性质,一旦融合,元子以及整个元子世界就将同时消失。

    元子互相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在理想的无限维绝对均衡联系的场合,相互趋向于比较理想地重合,这种“状态”的主体是元子本身,如果总是处于相对静止,也就无所谓“状态”。但是,在发生大爆炸时,新状态产生了,相对于前一个状态,新状态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状态。

    两个状态之间的状态差就是新的差别形式,就是差别性的最初形式。元子的差别性和差别者性就开始发生分离。元子是新差别的差别者,两个状态之间的状态差是差别的差别,是新的差别形式。

    比如,两种状态的次序差 —— 时间 —— 又是新一层次的差别。在这个新的层次上,状态的主体已经不再不是元子,而是元子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状态变化成为另一种状态所产生的状态差,次序差只是上述状态差的一部分。由于普遍相关性,这种次序性本身对处于次序中的状态又会发生影响,状态差中的次序差本身开始成为了一种新生的、相对独立的新实体、新作用、新作用者,这个新的作用者就是时间。

    所以,时间、空间、能量、样式、形式之类的实体本质上是一种差别,是差别性的凝结,是差别形式的积累与实现,进而,是差别形式积累的再积累。

    这就意味着差别性凝结成的差别形式可以作为主体参与下一层次的相互作用,可以进一步凝结成为新的实体,可以不断地积累起来,形成差别性的、差别形式性的新实体。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5-27 08:12:09 |显示全部楼层
1.1.17  差别者性的凝结
最原始的差别者是元子所具有的差别者性。
元子本身内部没有差别者,是差别和差别形式的直接统一,这时的差别者等同于差别形式本身。
作为最初的差别者,由于元子处于趋近于绝对均匀的普遍联系中,被视为本身不变化,元子的变化是定义域之外的另一回事。这是第一层。
在我们的这一簇正在展开的维度里,元子之间互相作为差别者,这些差别者之间有了差别的形式,这是最初的差别形式。这是第二层。
如:元子及其相互之间作用所产生的时间、空间上的差别形式可表述为“场”。
最初的具体差别形式有时间、空间、力、场、能……。初始时,这些差别形式之间还没有显著的区别。
上层次的差别形式作为差别者产生了新的差别形式,这些差别形式“凝固”下来,变成了新的差别者,新的差别者之间又产生新层次的差别形式,这种新层次的差别形式又被作为新的差别者。从此以后的差别形式都可算作属于第三层的差别者。
如:由第二层次的差别者分布不均匀产生的粒子和空穴;这些粒子和空穴作为差别者,积累形成具有新的差别形式的差别者。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6-1 08:10:14 |显示全部楼层
1.1.18  粒子与空穴
元子本身具有差别和差别形式直接同一的性质,就是说,元子作为差别者没有内部构造却有外部特性。元子的这种外在特性由元子之间的相互关系所规定。在元子与元子的相互关系中,差别形式就是差别者本身,相互作用就是相互作用者本身。
元子之间分布的不均匀产生了第二层次的差别者,如场、能、力、时间、空间等,当第二层次的差别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再次出现不均匀时,不均匀之处聚集和稀疏产生了新的差别形式,这种不均匀现象的暂时凝聚可能会表现为粒子和空穴。由于普遍联系,此处的聚集就是彼处的稀疏,因此,粒子和空穴是同一群元子在同一时间区间里在两个不同空间位置上分布的现象,是时间和空间不均匀、不对称产生的现象。
可以用一个“酸奶模型”来粗略地讨论这种情形:
  把已经分化的元子无限维联系中的一簇已经展开了的三维空间粗略地想象成一杯很均匀的酸奶。由于某种原因,酸奶中正在出现一个微小的凝块。
推理:
在这个三维空间里,构成凝块的这一部分元子发生了相对于其他元子之间更为紧密的联系,但是,由于普遍相关性,这种紧密联系必须以另一部分元子之间相对疏远为代价。
这些使得元子疏远的差别可能有两种极端的分布情形:
1、由构成凝块的那些元子之外的其他所有元子均匀分摊;
2、由另一群元子集中承担。
被疏远的元子分布可能处于这两个极端中的某一个极端;也可能处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某一个具体位置上;也可能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不断转换和震荡。
先来看第1种极端里的情形。
一个初始时相对均匀的整体中出现一群元子发生格外紧密关系,聚集点周边相邻的元子趋向于紧密,其余元子被迫变得更疏远一些。
由于作用传播速度的有限性,短时间内紧邻凝聚点位置的那些元子之间与较远处的那些元子之间已经不能保持相等、均匀的相互关系,因为至少凝聚点和凝聚点周围元子的关系不可能是绝对均匀的。所以,一旦初始的聚集点作为原始的差别“进入”系统之后,系统就进入了均摊和消除这个差别的过程,这是它必须实现而且可能永远无法最终实现的差别,系统将永远处于实现这个差别的过程之中。所以,我们假设的第1种极端情形可能将是一个无法达到的极限。
再来看第2种极端的情形:
如果系统不是以所有成员均匀分摊的方式实现新差别者造成的差别,而是仅仅引起与这次凝聚的类似规模的另一个区域中的一部分成员之间的疏远,以这样的方式来平衡由于新差别出现形成的差别,那么,就会形成一个与新的凝聚“区”相对的一个元子们相互疏远的“区”。如果把相对凝聚的“区”称为“粒子”,那么,相对疏远的“区”就可以称之为“空穴”,“空穴”也可以称为“粒子”,只不过两者的凝聚方向相反罢了。
同样,也不能想象从差别的出现到空穴的形成是一个不需要时间的瞬间,这应该也是一个过程,是所有成员调整相互关系,最终把超出平均水平的差别都集中到一个位置上,集中到一个区域里的过程。
即使粒子和空穴形成之后,粒子和空穴与各自周围的元子依然处于差别中,粒子周围的元子要抵抗吸引,不至于成为粒子的一部分,空穴周围的元子要抵抗排斥,不至于使空穴变得更大,这两种作用终究会传递到空穴和粒子上,所以,整个过程始终应处于震荡或旋转之中,不会是静止的。
仅就相对静止中的粒子和空穴来说,两者之间会有这样一些关系和特点:
1、相对于各自的环境背景来说,两者各自分别都具有实体的地位,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差别者。
2、除了作用方向相反之外,两者的时空形式应是大体对称、互补,或互为镜像的。
3、假如两者相遇,会发生“湮灭”,两个实体同时消失,将原先引入的差别归还出来。
再来看一种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的可能情形。
假设:
在接近上述第1种极端情形的条件下,“凝块”发生了移动。
相对原先均匀的整体来说,这种移动是又一种新的差别和差别形式。由于普遍联系,凝块的任何移动都最终推动所有元子的移动。但是,由于作用传播速度的有限性,凝块移动不会在一瞬间同时对所有元子产生影响,只有与其相邻的元子才会更早地受到影响。
凝块保持着自己的是其所是并向某方向移动时,推开了前进方向上的元子,在身后留下了一个空当,在这个空当还没有被其他元子完全填补前,这个空挡的形状和已经移走的凝块有相似之处。这种相似性程度有完全相似和完全不同这样两个极端的可能。这里我们假定移走的凝块的形式和它走后留下的空当的形式接近相似极限。
显然,这个空挡也是元子不均匀分布的一种形式,和凝块的性质并无原则区别,不同之处仅在于凝聚的方向正好相反。如果可以把凝块称之为“粒子”,那么,粒子移动留下的“空穴”也是粒子。
撷取:
1、这两种粒子就自己本身来说,前者属于差别者的聚集,后者属于差别者之间的疏离,而疏离只是负方向的聚集。除了方向相反之外,都是差别者性的积累形成的具体差别形式;
2、把这两种粒子相比较,一个显著特征是双方的对称性,两者的形式是相同的,但是两者的方向是相反的,把这种关系称之为“互补”关系,双方构成了“粒子对”;
3、粒子对是由运动产生的,运动是一种差别实现的过程,所以,粒子和粒子对是由差别的实现才产生的,一种差别形式转换成了另一种形式。这种新形式迫使双方分离,分离的双方就成了新的差别者,两个差别者之间保持着一种新的差别形式。在这两种差别形式持续期间,这两个粒子存在着;
4、由于产生和维持这种暂时凝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相互作用速度的有限性,普遍相互作用的环境终究会融化、分解、淹没这些暂态的粒子,所以任何粒子和实体都有寿命的限制,都有所谓“半衰期”;
5、如果两个对称粒子发生遭遇,它们不会还原为一个静止的凝块,而是发生物理学术语讲的“湮灭”,将凝块产生时使用的差别归还出来,使两者同时消失;
6、尽管“粒子”和自己的对称者“空穴”相遇时,原先产生凝块时所使用了的差别将得以实现和归还,但是,这种归还并不能彻底消除当初产生凝聚的原始差别,只是消除了对称粒子产生时的差别。而且,已经无法沿着这种差别产生的原来途径原路返回,将差别还原为0的途径已经被改变,这种对称是不守恒的。于是,由于湮灭所实现了的差别,所释放出的能量只能再次转换成新的差别形式,转换成新的差别者。由此看来,“时过境迁”不仅是差别性和差别者性积累的结果,也是其生成和积累的途径。
7、直观地看,似乎构成粒子的实体是这个实体核心区域的那些相对凝聚着的元子群本身,构成空穴的实体是这个实体核心区域的那些“虚空”,其实,这并不全面。因为这两种实体的存在都是以牺牲周围元子分布的均匀程度为代价的,都以周边元子之间关系发生变化为代价,都与周围的元子处于相互作用之中,处于具体的差别和差别形式之中,用自己的已经形成的差别形式抵抗着周围环境的压力,因此,周围环境的势态不仅是这个实体存在的条件,而且,周围势态的变化将直接造成该实体本身的改变,因此,周边势态也是这个实体的本身的一部分。
这样,粒子和空穴作为实体都面临两种相对者,一是与这个实体直接作用的周边势态乃至整体势态之间的相对;二是粒子和空穴之间的相对。
8、酸奶模型设立在我们直观思考能力所能理解的三维空间、一维时间的四维时空里,但是这四维时空仅仅是无限维联系中不均匀的、相对突出展开的一个微小局部,可能还有更多的维度被不同程度展开。所以,在三维空间中的距离并不意味着在其他维度里的分离,同样,三维空间里的重叠也不表明在其他维度里也是重叠着的。不能忘掉或无视其他维度联系造成的影响,无论是微观尺度还是宏观尺度。
譬如,无穷远处的两个粒子之所以可能保持相互纠缠的量子态,一个电子可以经过三维空间中的任何途径从一点到达另一点,可以在同一时刻处于三维空间的任意位置,这些在三维时空中的超时空行为只有在多维空间的框架里才更容易得到理解。
粒子在作为差别者的同时还作为差别者之间的差别,作为作用者的同时还是粒子之间的作用,粒子具有差别者和差别的双重身份和性质,或者说,具有作用者和作用者之间的作用这样双重的性质。这意味着,相互作用是粒子之间的作用,而这种作用却要通过粒子之间的普遍联系来实现。通过粒子的相对凝结来实现,普遍联系的具体差别形式成为了实体,成为了粒子,成为了作用者。表面看,作用者和作用都是粒子自己,归根结底,是元子不同的凝结方式,都是元子不均匀的时空分布形式。时空分布形式本身成为了实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