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9828|回复: 90

[美文共赏] 《需求的极限》连载 深圳郭绍华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9 08:42:48 |显示全部楼层
《需求的极限》连载   深圳郭绍华

写在前面
  “需求”是一切经济行为和经济学的出发点,但是,对于需求本身的研究并不充分。敝人闲下心来,用了4年的全职时间来研究这个问题,终成一稿,留待细细打磨。为征求各位同好的宝贵意见,拟将全稿表贴于此,敬请批评。
  读这本书可能是一宗对耐心的消费,大家都很忙,我打算每天贴1000字左右,细水长流,有个消化时间,也给自己留一个思考和修改的余地。
  真不好意思,要给大家添麻烦了!


  《需 求 的 极 限》

  —— 关于经济学哲学基础的探讨


  郭绍华 著


  目 录


  引言


  第一章 需求的进化


  1.1 一般需求的起点
  1.1.1 方法与途径
  1.1.2 物质与关系
  1.1.3 关系与关系者
  1.1.4 差别和差别者
  1.1.5 纯粹差别和纯粹差别者
  1.1.6 元子
  1.1.7 纯粹差别就是存在本身
  1.1.8 抽象与具体的程度
  1.1.9 普遍联系的第一个模型
  1.1.10 大爆炸
  1.1.11 “时间”、“空间”、“能”的复兴与生成
  1.1.12 普遍联系与存在
  1.1.13 作用速度传播的有限性
  1.1.14 不均匀分布的“凝聚”
  1.1.15 两种凝聚
  1.1.16 差别性的凝结
  1.1.17 差别者性的凝结
  1.1.18 粒子与空穴
  1.1.19 两类实体
  1.1.20 物质与元间的对立统一
  1.1.21 物质与元间对立统一的思想渊源
  1.1.22 最一般的需求

  1.2 自在的需求
  1.2.1 互补与对称
  1.2.2 契合与契合者
  1.2.3 自然倾向与目的性
  1.2.4 元间转移产生的契合者
  1.2.5 形式逻辑的起源点
  1.2.6 全面契合与局部契合
  1.2.7 契合与选择
  1.2.8 相对互补与多样性
  1.2.9 部分地实现差别
  1.2.10 由于局部契合产生的凝聚
  1.2.11 差别实现的一般过程
  1.2.12 直接相互作用的三个环节
  1.2.13 间接和直接作用
  1.2.14 间接作用者的双重元间
  1.2.15 具体的凝聚态

  1.3 自为的需求
  1.3.1 链状物的复制
  1.3.2 生命物质
  1.3.3 分工与进化
  1.3.4 物质自我与元间自我
  1.3.5 生命个体
  1.3.6 自为需求的几个特点

  1.4 分工与分化
  1.4.1 多细胞群居与分工
  1.4.2 分工的特点
  1.4.3 去分化与整体性
  1.4.4 普遍联系的第二个模型

  1.5 自 觉
  1.5.1 “时间差”与分化
  1.5.2 从感觉到记忆
  1.5.3 元间抽象的革命
  1.5.4 元间抽象产生的逻辑革命
  1.5.5 元间的比较
  1.5.6 冯.诺依曼模型
  1.5.7 归纳与分析
  1.5.8 归纳与分析的极限
  1.5.9 元间的解构与分类
  1.5.10 认识与判断
  1.5.11 实践与元间校正

  1.6 自觉的需求
  1.6.1 经验和经验体系
  1.6.2 自我与自我意识
  1.6.3 分析判断与综合判断的定义
  1.6.4 主体间的元间交流
  1.6.5 抽象元间的新来源
  1.6.6 大脑中的元间组合
  1.6.7 元间组合能力的冗余
  1.6.8 普遍联系的第三个模型
  1.6.9 先天范畴的来源

  1.7 需求的定义域
  1.7.1 自在需求的定义域
  1.7.2 自为需求的定义域
  1.7.3 自觉需求的定义域
  1.7.4 自在、自为、自觉的需求
  1.7.5 需求的三维定义域

  第二章 需求的对象

  2.1 处于物质与元间这两个极端之间的需求对象
  2.2 处于直接与间接这两个极端之间的需求对象
  2.2.1 直接需求及其实现
  2.2.2 间接需求的发育
  2.2.3 直接与间接的相对性
  2.2.4 自觉需求的直接性与间接性
  2.2.5 直接与间接需求的极限
  2.3 处于镜像与被镜像这两个极端之间的需求对象

  2.4 多维度中的需求对象
  2.4.1多维度的极限分析方法
  2.4.2 用三个维度六个参量描述的需求对象

  第三章 需求的实现

  3.1 作为需求实现途径的交换
  3.1.1 广义“分工”及 “交换”
  3.1.2 交换主体的发育
  3.1.3 自在的交换主体与交换品
  3.1.4 自为的交换主体与交换品
  3.1.5 自觉的交换主体与交换品
  3.2 作为需求实现途径的劳动
  3.2.1 一般劳动
  3.2.2 劳动目标的两重性
  3.2.3 目标性元间实体的产生
  3.2.4 具体需求对象的两重性
  3.2.5 两种必要劳动
  3.2.6 生物学、生理学意义上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3.2.7 社会学、心理学意义上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第四章 元间需求的实现

  4.1 元间需求的发生与积累
  4.1.1 作为生命本性的元间需求
  4.1.2 蕴含在物质需求品中的元间需求品
  4.1.3 开始分离的元间需求
  4.1.4 元间需求对象的生成
  4.1.5 萌芽中的纯粹元间需求
  4.1.6 目标与手段互换中的元间需求
  4.1.7 元间实体作为需求对象

  4.2 元间需求品
  4.2.1 对于元间需求的分析方法
  4.2.2 元间需求品的发育
  4.2.3 元间需求品的依存形式
  4.2.4 稀缺的元间需求品

  4.3 作为元间需求品的人际关系
  4.3.1 关系性元间需求的生成
  4.3.2 人际关系的两个极限
  4.3.3 普遍联系的第四个模型

  4.4 人际关系中的平等与差别
  4.4.1 人际间平等的极限
  4.4.2 人际间差别的极限
  4.4.3 DNA人、身体人、意识人
  4.4.4 DNA人之间的平等与差别
  4.4.5 身体人之间的平等与差别
  4.4.6 意识人之间的平等与差别
  4.4.7 完整人之间的平等与差别

  4.5 需求实现的途径
  4.5.1 个人
  4.5.2 分配方式的进化
  4.5.3 新需求品的涌现
  4.5.4 需求目标的反作用
  4.5.5 分工与竞争
  4.5.6 个体需求的极限
  4.5.7 个体元间需求的实现过程
  4.5.8 完整人的六种生活状态及个体自我意识

  4.6 群体需求实现的一般方式
  4.6.1 推理与演绎
  4.6.2 群体需求
  4.6.3 两种极端的需求及其对立统一
  4.6.4 两个极端以及极端之间的生产
  4.6.5 多维的分配方式
  4.6.6 群体自我意识
  4.6.7 群体自我意识的两种实现途径
  4.6.8 群体自我意识的新途径

  结语

回复

举报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6-1 08:10:14 |显示全部楼层
1.1.18  粒子与空穴
元子本身具有差别和差别形式直接同一的性质,就是说,元子作为差别者没有内部构造却有外部特性。元子的这种外在特性由元子之间的相互关系所规定。在元子与元子的相互关系中,差别形式就是差别者本身,相互作用就是相互作用者本身。
元子之间分布的不均匀产生了第二层次的差别者,如场、能、力、时间、空间等,当第二层次的差别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再次出现不均匀时,不均匀之处聚集和稀疏产生了新的差别形式,这种不均匀现象的暂时凝聚可能会表现为粒子和空穴。由于普遍联系,此处的聚集就是彼处的稀疏,因此,粒子和空穴是同一群元子在同一时间区间里在两个不同空间位置上分布的现象,是时间和空间不均匀、不对称产生的现象。
可以用一个“酸奶模型”来粗略地讨论这种情形:
  把已经分化的元子无限维联系中的一簇已经展开了的三维空间粗略地想象成一杯很均匀的酸奶。由于某种原因,酸奶中正在出现一个微小的凝块。
推理:
在这个三维空间里,构成凝块的这一部分元子发生了相对于其他元子之间更为紧密的联系,但是,由于普遍相关性,这种紧密联系必须以另一部分元子之间相对疏远为代价。
这些使得元子疏远的差别可能有两种极端的分布情形:
1、由构成凝块的那些元子之外的其他所有元子均匀分摊;
2、由另一群元子集中承担。
被疏远的元子分布可能处于这两个极端中的某一个极端;也可能处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某一个具体位置上;也可能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不断转换和震荡。
先来看第1种极端里的情形。
一个初始时相对均匀的整体中出现一群元子发生格外紧密关系,聚集点周边相邻的元子趋向于紧密,其余元子被迫变得更疏远一些。
由于作用传播速度的有限性,短时间内紧邻凝聚点位置的那些元子之间与较远处的那些元子之间已经不能保持相等、均匀的相互关系,因为至少凝聚点和凝聚点周围元子的关系不可能是绝对均匀的。所以,一旦初始的聚集点作为原始的差别“进入”系统之后,系统就进入了均摊和消除这个差别的过程,这是它必须实现而且可能永远无法最终实现的差别,系统将永远处于实现这个差别的过程之中。所以,我们假设的第1种极端情形可能将是一个无法达到的极限。
再来看第2种极端的情形:
如果系统不是以所有成员均匀分摊的方式实现新差别者造成的差别,而是仅仅引起与这次凝聚的类似规模的另一个区域中的一部分成员之间的疏远,以这样的方式来平衡由于新差别出现形成的差别,那么,就会形成一个与新的凝聚“区”相对的一个元子们相互疏远的“区”。如果把相对凝聚的“区”称为“粒子”,那么,相对疏远的“区”就可以称之为“空穴”,“空穴”也可以称为“粒子”,只不过两者的凝聚方向相反罢了。
同样,也不能想象从差别的出现到空穴的形成是一个不需要时间的瞬间,这应该也是一个过程,是所有成员调整相互关系,最终把超出平均水平的差别都集中到一个位置上,集中到一个区域里的过程。
即使粒子和空穴形成之后,粒子和空穴与各自周围的元子依然处于差别中,粒子周围的元子要抵抗吸引,不至于成为粒子的一部分,空穴周围的元子要抵抗排斥,不至于使空穴变得更大,这两种作用终究会传递到空穴和粒子上,所以,整个过程始终应处于震荡或旋转之中,不会是静止的。
仅就相对静止中的粒子和空穴来说,两者之间会有这样一些关系和特点:
1、相对于各自的环境背景来说,两者各自分别都具有实体的地位,都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差别者。
2、除了作用方向相反之外,两者的时空形式应是大体对称、互补,或互为镜像的。
3、假如两者相遇,会发生“湮灭”,两个实体同时消失,将原先引入的差别归还出来。
再来看一种处于这两个极端之间的可能情形。
假设:
在接近上述第1种极端情形的条件下,“凝块”发生了移动。
相对原先均匀的整体来说,这种移动是又一种新的差别和差别形式。由于普遍联系,凝块的任何移动都最终推动所有元子的移动。但是,由于作用传播速度的有限性,凝块移动不会在一瞬间同时对所有元子产生影响,只有与其相邻的元子才会更早地受到影响。
凝块保持着自己的是其所是并向某方向移动时,推开了前进方向上的元子,在身后留下了一个空当,在这个空当还没有被其他元子完全填补前,这个空挡的形状和已经移走的凝块有相似之处。这种相似性程度有完全相似和完全不同这样两个极端的可能。这里我们假定移走的凝块的形式和它走后留下的空当的形式接近相似极限。
显然,这个空挡也是元子不均匀分布的一种形式,和凝块的性质并无原则区别,不同之处仅在于凝聚的方向正好相反。如果可以把凝块称之为“粒子”,那么,粒子移动留下的“空穴”也是粒子。
撷取:
1、这两种粒子就自己本身来说,前者属于差别者的聚集,后者属于差别者之间的疏离,而疏离只是负方向的聚集。除了方向相反之外,都是差别者性的积累形成的具体差别形式;
2、把这两种粒子相比较,一个显著特征是双方的对称性,两者的形式是相同的,但是两者的方向是相反的,把这种关系称之为“互补”关系,双方构成了“粒子对”;
3、粒子对是由运动产生的,运动是一种差别实现的过程,所以,粒子和粒子对是由差别的实现才产生的,一种差别形式转换成了另一种形式。这种新形式迫使双方分离,分离的双方就成了新的差别者,两个差别者之间保持着一种新的差别形式。在这两种差别形式持续期间,这两个粒子存在着;
4、由于产生和维持这种暂时凝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相互作用速度的有限性,普遍相互作用的环境终究会融化、分解、淹没这些暂态的粒子,所以任何粒子和实体都有寿命的限制,都有所谓“半衰期”;
5、如果两个对称粒子发生遭遇,它们不会还原为一个静止的凝块,而是发生物理学术语讲的“湮灭”,将凝块产生时使用的差别归还出来,使两者同时消失;
6、尽管“粒子”和自己的对称者“空穴”相遇时,原先产生凝块时所使用了的差别将得以实现和归还,但是,这种归还并不能彻底消除当初产生凝聚的原始差别,只是消除了对称粒子产生时的差别。而且,已经无法沿着这种差别产生的原来途径原路返回,将差别还原为0的途径已经被改变,这种对称是不守恒的。于是,由于湮灭所实现了的差别,所释放出的能量只能再次转换成新的差别形式,转换成新的差别者。由此看来,“时过境迁”不仅是差别性和差别者性积累的结果,也是其生成和积累的途径。
7、直观地看,似乎构成粒子的实体是这个实体核心区域的那些相对凝聚着的元子群本身,构成空穴的实体是这个实体核心区域的那些“虚空”,其实,这并不全面。因为这两种实体的存在都是以牺牲周围元子分布的均匀程度为代价的,都以周边元子之间关系发生变化为代价,都与周围的元子处于相互作用之中,处于具体的差别和差别形式之中,用自己的已经形成的差别形式抵抗着周围环境的压力,因此,周围环境的势态不仅是这个实体存在的条件,而且,周围势态的变化将直接造成该实体本身的改变,因此,周边势态也是这个实体的本身的一部分。
这样,粒子和空穴作为实体都面临两种相对者,一是与这个实体直接作用的周边势态乃至整体势态之间的相对;二是粒子和空穴之间的相对。
8、酸奶模型设立在我们直观思考能力所能理解的三维空间、一维时间的四维时空里,但是这四维时空仅仅是无限维联系中不均匀的、相对突出展开的一个微小局部,可能还有更多的维度被不同程度展开。所以,在三维空间中的距离并不意味着在其他维度里的分离,同样,三维空间里的重叠也不表明在其他维度里也是重叠着的。不能忘掉或无视其他维度联系造成的影响,无论是微观尺度还是宏观尺度。
譬如,无穷远处的两个粒子之所以可能保持相互纠缠的量子态,一个电子可以经过三维空间中的任何途径从一点到达另一点,可以在同一时刻处于三维空间的任意位置,这些在三维时空中的超时空行为只有在多维空间的框架里才更容易得到理解。
粒子在作为差别者的同时还作为差别者之间的差别,作为作用者的同时还是粒子之间的作用,粒子具有差别者和差别的双重身份和性质,或者说,具有作用者和作用者之间的作用这样双重的性质。这意味着,相互作用是粒子之间的作用,而这种作用却要通过粒子之间的普遍联系来实现。通过粒子的相对凝结来实现,普遍联系的具体差别形式成为了实体,成为了粒子,成为了作用者。表面看,作用者和作用都是粒子自己,归根结底,是元子不同的凝结方式,都是元子不均匀的时空分布形式。时空分布形式本身成为了实体。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8-17 08:13:09 |显示全部楼层
1.2.12  直接相互作用的三个环节
  
    我们把各方发生相互作用的过程大致归纳为接触 —— 比较与判断 ——反应与改变这样三个环节。
  A与B的比较从最初的、最突出的点接触,从近似于质点的接触演变到了双方结构的全面冲突和比较。假如,当双方的某一部分物质结构相互契合时,这两部分就会发生互补,就有因此而结合的可能,有可能结合成一个新的物质实体。这就是说,A的素材和结构成为与B的素材比较的“模板”,成为一种选择性的先决条件。
  这样,在与对象素材完全契合到完全不契合这两种极端情形之间,就形成了对于对象素材的不同程度的选择,形成了“判断”的标准,形成了一种对于对方结构和素材的评价基础。当然,这还不是“人的判断”,而是一种广义的判断,是结构者以自己的结构作为对于对方的一种比较条件,受这个比较条件的限制,比较的结果实际上已经被规定,这样的过程就是判断。
  和最初的关于“有”的单纯的判断、抽象的判断不同,这个层面的判断是具体的、有内容的判断,是关于“有什么”和“是什么”的判断,是判断者与被判断者相互之间具体结构、强度细节的比较。
  典型的比较与判断就是用一个元间作为标准的模板,与对象进行比较,发现对象与模板之间的差异形式和差异的程度,发现两者之间的契合程度。
  显然,比较和判断这两个原先重叠在一起的环节发生了分离,开始各自拥有了自己相对独立的意义。比较和判断的差异在于:作为相互作用过程的不同阶段,比较主要指相互作用的过程,判断主要指比较得到的结果。
  判断作为比较的结果,以新的物质和元间的事实具体地表达和实现,具体地实现为相互作用双方的改变以及新的物质及元间的产生,因此,这时的判断都以具体的改变和反应结果来实现。
  比较与判断导致改变与反应。
  比较的实现是参与比较的双方都被改变,只有使双方都发生改变,才能实现比较。
  改变是比较的结果,结果本身意味着判断。判断作为比较环节的一种发展了的形式,其特点在于凸现和实现了比较中产生的差异,因此,判断依赖于新事件、新物质的出现。
  判断之后的改变是比较者对于比较过程、判断者对于判断对象的反应。反应是被限定模式的变化。
  比如,在比较中,A和B的某个部分有结构上的契合,实际上,是双方都以自己的结构对对方的部分、片断进行对比、选择和判断,凸显出了契合之处,契合的部分就会产生结合,生成特定结果的变化,这种变化及其结局就是反应。
  如图1.2.12所示,相互作用的过程可以归纳成由接触、比较和判断、反应和改变这样三个环节组成的连续链条。
  实际上,对于简单的、初级进化水平的物质和元间来说,接触、比较和判断、反应和改变三者最初仅仅作为同一个直接的过程被重叠、蜷缩在一起,是没有充分展开和分化的同一个状态,是同时发生的同一个事件,是对这同一个过程的不同角度的描述。
  对于充分积累了的、趋向复杂和进化的相互作用过程来说,这三个环节将分别被各自展开为更长、更丰富的、相对独立的子过程,开始拥有各自的内容。但是,每个子过程自身也可以分析为由这三个环节构成的相对独立的过程。
                                                                                                      
                       比较与判断
      
      
     
   
                                        反应与改变
      
      
     
   
                                        反应与改变
      
      
     
   
                                        接    触
      
      
     
   
                                                                   有
      
      
     
   
                                        是
      
      
     
   
                                        不是
      
      
     
   
                                                                 是 什      么
      
      
      
     
   
                                        反应与改变
      
      
     
   
         
  图1.2.12
  这三个环节分化、展开的过程和程度成为物种进化、逻辑进化、世界进化过程和程度的标度。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6-8-15 08:14:18 |显示全部楼层
1.2.11  差别实现的一般过程
      在高度积累了得物质与元间的世界里,既然所有具体物质实体和元间实体都是积累的产物,都具有内在的结构和构造,都是由内部的要素以及这些要素之间的关系方式组成的,那么,这些实体相互发生作用时,就不能想象相互作用可能在一瞬间完成,而必定是一个时间性的过程,必定是一个首先从某个局部位置开始,从某个局部的层次开始,逐步向整体扩展,直至最终完成的完整过程。

    有必要分析、探讨相互作用的一般过程。

    1、“有”的“判断”

    设:

    A、B两个实体。两者之间的相关性正在逐渐增大。

    根据我们关于“只有处于相互作用中的实体才是存在者”的定义,站在A的立场上,当A和B作用程度极小,甚至趋近于0的条件下,A不会认为有一个对象B是存在着的,因为它不可能知道B。当然也不存在与B的比较,A和B互相还不构成可以进行比较的对象。

    当B的作用和A的作用逐渐接近,直到相互开始发生具体比较时,开始具有比较意义的第一时刻,在开始发生相互干涉的初始时间,A“发现”了B,A可以“判断”:“有一个对象出现了”。当然,双方都“发现”了对方,都获得了对象,成为了对方的存在者。

    实体都是结构的,每一个结构都有具体的形式。与外部实体初步相互作用时,还没有机会把自己整体的全部内容同时与对方全面接触,必定是最突出的局部首先和对方发生关系,双方都是以自己最突出的局部和对方发生最初的关系,逐步发展、过渡到更全面更深刻的相互作用。

    在这个相互作用过程的初始阶段,作用双方虽然都不能获得对方更多的元间,但是,互为对象的关系已经建立,相互之间可以“知道”对方的存在,“知道”有一个比较者存在。双方相互确立了“有”的关系,相互成为对方的“有者”。

    2、从“有”到“是”

    双方最初的接触使双方同时成为对方的“有者”,成为对方的对象,“是”对方的对象。这时,“有”和“是”具有相同的意义,仅仅说明双方互为对象的关系。

    但是,除了“知道”有对象之外,双方都还没有条件“知道”对方的结构,确定对方“是什么”,“是什么样的对象”,这时的“是”是空泛的、抽象的、无内容的。

    随着双方继续接近,双方各自结构中的成员开始逐渐和对方更多的成员遭遇,双方各自的素材、结构、运行方式逐渐开始同对方的结构内容发生更广泛的冲突,从此,各自的素材、结构、运行方式开始发生部分改变。在自己部分发生改变的情形中开始显现出了对方的结构、强度和性质所产生的影响,作用者的元间开始在被作用者元间的改变中体现出来,作用双方开始相互体现对方的元间。

    对方的元间就是对方要素的时空排列方式,是对方特定的差别形式,是对方的“是”,是对方的是其所是。

    于是,相互作用的双方从仅仅“知道”对方的“有”或“存在”,发展到了开始“知道”对方的“是”,而且开始部分地“知道”了对方“是什么”,开启了进一步“知道”对方是什么的大门。

    相互比较也从“有”的比较发展到了“是”的比较,抽象的“是”变成了具体的是,变成了有内容的“是什么”。

    3、“是”的程度

    只有被对方改变才可能“知道”对方的元间,“知道”对方的是其所是。同样,只有通过改变对方才可能被对方改变。这实际上也就是更一般意义上的元间转移。

    从这种元间转移中,参与比较的双方各自得到的不仅仅是对方的元间和物质成分,还得到了自己的物质与元间的成分与对方的物质与元间的成分相互较量的结果。这个结果中包含的既不完全都是自己的原有的物质成分和元间样态,也不完全都是对方原有的物质成分和元间样态,而是双方较量产生的新结构、新组合,是另外一种新实体的生成。

    所“知道”的对方的“是其所是”,仅仅是这新实体中残留着的对方元间和物质的碎片与效应,是对方的物质与元间对己方产生的效应,是对方与己方的物质与元间相互较量所产生的结果。

    只有当这种痕迹和残留足够大、足够多,多到足以占绝对优势时,才算是理想的元间转移,才算是相对完整的对方的是其所是。

    除此之外,比较的过程使双方都被改变,双方都不能绝对保持自己的原有的物质成分和元间样态,双方的物质和元间的遗存都不可能达到更完整的程度,也就都不可能不失真地把自己的元间和物质完整地转移到对方。

    因此,双方所“知道”的对方内容都是有限的,有程度可言,并且,“知道”对方的是其所是也需要一个过程。

    4、不对称的比较

    对于对方“是什么”的“了解”只有通过对于对方的改变、被对方改变来实现,对于对方改变的程度、被对方改变的程度成了“了解”对方的程度,这似乎是一个悖论。

    对于对方的改变损坏了对象原有的元间,反而失去了元间完整转移的机会。当两个作用者处于势均力敌的均等地位时,这种冲突达到了顶点。均势的相互作用难以实现理想的元间转移。

    好在这是一个不均衡的世界,参与比较的对象双方并不总是均等和对称的。

    在被作用者B远弱于作用者A时,可能出现这样一些特殊和极端的情形:

    B的物质与元间成分都被粉碎,但是,都没有对A造成显著影响,没有严重破坏A的物质与元间的体系;

    B的元间被破坏,被强制改造成了A的部分形式;

    B的元间没有被破坏,而是被相对完整的转移,全部或大部分元间成分成为了对方A元间的一部分;

    B的物质成分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而B的物质分布被A彻底同化,成为与A表面元间形式的完整契合形式。

    在这些情形中,B作为作用者对于对方的“了解”是通过对方对于自己的摧毁来实现的。向对方转移元间也已经实现,只不过自己已经没有了记忆自己的载体,使得转移失去了意义。自己不再存在,不再作为原来意义上的对方,也就没有了“知道”对方的前提。

    但是,作为作用者另一方的A,除第一种情形之外,在其他的情形中都获得了B的资源,A接受了B的物质素材或元间成分,A接受了B对于自己的部分改造,部分地被B的物质或元间所改变, A具备了知道B的条件。就是说,A有条件更多地“知道”B的是其所是。

    还有一种情形,就是A向B输出了自己的元间,将B同化成了A的模样,B得到了A表面的部分元间。

    在不对称的相互作用中更可能更多地了解对方的是其所是,更可能实现理想的元间转移。理想的元间转移是一般相互作用中的一种特殊结局。

    比如,铜印章就是A,强度远远超过了蜡块B的强度,两者接触时,破坏了蜡块原有的表面形式,将其强制改造成为与铜印章表面花纹相互补的新样式,铜印章的花纹实现了从铜印章向蜡块转移的目的,换言之,蜡块“知道了”铜印章的表面花纹的元间,知道了对方部分的是其所是。而铜印章的表面花纹在这次元间转移的相互作用中磨损很小,基本保持了原状。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0 08:30:46 |显示全部楼层
引    言

      通常,我们所说的“需求”是指人的需求。大多数情形下,“需求”有两层意义,首先是主体指向某个标的的意愿,其次是标的本身。一旦需求的意愿与需求的标的重合,就意味着这个需求被实现。
      最难以把握的是我们的意愿。因为无法知道由于为了实现眼前的需求还会派生出些什么更离奇的需求,所以,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自己究竟需要什么,也不知道我们所使用的方法能不能导致我们实现所有这些需求,实现了这些需求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命运。总之,我们还没有一套严格、系统地研究我们自己意愿的方法和途径,至少还没有系统地追究过人的需求是无限还是有限的,没有系统地追究过人需求的极限在哪里。
      要紧的是,需求以及需求的能力常被看作是人性本身。那么,需求的极限也就可以被看作是人性的边界和极限,这个极限真的存在吗?
     还可以把需求的强度视之为“价值”,需求以及由此导致的一般价值理论又被视为各种人文学科特别是经济学的基础。但是,关于需求与价值的研究也还远不是一个成熟的领域,特别是在当今这个新需求不断涌现的时代里,新需求导致了新产业,导致了新的生产和分配方式,这些新的生产方式又引发了一系列新的理论尝试,譬如“信息经济学”、“虚拟经济学”、“知识经济学”、“广义虚拟经济学”等等,这些体系都以质疑旧的哲学、政治经济学信念为特征,不断冲刷和考验着传统理论体系的桩基。
    仅仅在这些学科体系的顶层修修补补、增砖添瓦显然已于事无补。譬如“广义虚拟经济学”中的“虚拟”概念,就是一个腼腆和无奈的方案。因为将心理需求以及为满足心理性需求所生产的产品称为“虚拟需求”和“虚拟产品”并不贴切,在中文里,“虚”字含有不真实、虚假、虚幻的意思,当然不应把心理性需求以及为实现心理性需求的产品本身都当作是不真实的、虚假的、虚幻的,因为我们要为之劳作和付账。而真实的东西常被称作是“实体”,只有实体才可以成为对象。出现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一些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哲学常识和信条,比如,只有物质才被作为唯一的实体,我们还缺乏足够的研究和信心去挑战这个传统。
    传统的理论大厦已是捉襟见肘、风雨飘摇了。在理论和事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应当更倾向于事实。现在应该转回身来,重新深究这些体系的根基,将基础建立在更深层的岩层之上,我们需要一个对于需求的更一般、更全面的新视角。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1 08:29:15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康德所阐明的那样,人具有先天的综合判断能力,这是当下的人之所以能够认识世界、适应世界的先决条件。同理,也可以说当前的人都具有特定性质的先天需求,而且,先天具有实现这些需求的自然倾向和能力,这也是人与人之间可以建立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的先决条件。例如,经济学意义上的需求特指人成为经济关系中的人之后的历史范围内的需求,这是一个被默认了的常识,绝大部分关于需求的理论都建立在这个默认之上。
       也正如康德并没有向我们说明先天综合判断能力从何而来一样,所有的经济学家也都没有系统地说明人的需求从何而来。此前关于需求的理解都只建立在不追究人本身的来源和去向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对需求本身不追究来源和发展、变异的基础之上。只能将现成的、具体的需求作为讨论对象和出发点。然而,这种种被默认的“一般需求”、“一般价值”也都并不具有足够的一般性程度,只是某种具体层次、具体尺度、具体历史阶段的具体概念,因此,才会造成理论本身有效性范围的不足与滞后。
       150年前,达尔文提出了物种起源论,在把所有生物都作为一个演化过程的同时,也把人类自己作为了没有太多特权的一种生物物种,人也具有自己的演化史。因此,作为人类行为的“需求”当然也只能伴随人本身的演化而生成、积累、发展、演化。如果将进化论贯彻到底,把人本身看作是一个过程,那么,作为人性标志的需求也应当是一个过程。需求就是一个与世界发展进化历史相关的发生、发育、演化、积累、变异的过程,不仅每个阶段都应当有这个阶段特有的形式,而且,所有这些阶段都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是一个可以再向前追溯的过程,甚至可以认为是一个最一般需求发展演变的现状和阶段性结果。也就是说,这背后可能有另一个层次的、更一般性的东西实际存在着、变化着、发育着。
       沿着进化论的思路,向前追溯,人自身也是从普通的物种发展、演变而来的,人的需求都是从其前身物种的需求中演化来的,因此,人的所有需求都是从前一种状态中延续、发生、成长、变异、分化出的一簇枝杈或枝叶,这些具体需求有着共同的起源,这簇分支中所有成员可能拥有一个共同的分叉点,分叉点之前的状态或实体就可能是这簇具体需求中所有内容和成员的共同部分,就具有更大的一般性程度。这也就意味着,将起点在向前追溯,将起点向前移动,就可能找出更具有一般性的实体,追溯到我们所说的这一簇具体需求的发源地。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2 09:15:30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的推论基于这样一个猜想:前面的实体相对其之后进化的实体来说具有一般性。越向前追溯,一般性程度就可能越高,追溯到了进化进程的极限,就可能达到一般性的极限,也就是得到了最一般的需求;反之,沿着进化线索向后展望,直到这个一般需求所能涵盖的所有具体形式、每一个具体的需求形式,就是一般需求具体化的极限;在这两个端点之间,是这个一般需求范畴有意义的区间。
    但是,这只是一种基于历史决定论的推论,是一种基于“继承性”始终有效的信念。事实上,进化过程并不保证所有性状都能均等地继承下来,每一个分支都可能发生灭绝和断裂;进化中也可能产生出与传统模式不甚相干的变异,新出现的变异与作为进化基础的势态之间并不存在显著的继承关系。只有在这两种例外不十分突出时,上述的猜想和推论才会有意义。
尽管如此,我们仍旧可以沿用进化论的思路,仍旧可以把进化和积累作为一般线索,这是因为这样一个事实:到现在为止的所有重大的突变都是在有限势态范围内发生的,都是局部的,都没有能从根本上改变进化线索。所以,这个线索仍然在宏观上存在,在宏观上有效。
    回过头来看,我们不知不觉间把“需求”这个特别用来专指人的意愿和意愿对象的概念推演到了人形成之前的其他历史阶段,不仅推广到了人之外的其他生物,甚至还可以推广到生命之外的更广阔的领域。那么,“需求”这个概念就随之演变成了一个更一般的概念。
    可以把这种意义上的、超出“人”之外的需求,称之为“一般需求”。
    相对于“一般需求”来说,人已经不再是唯一的需求主体了,只是其中的一种需求主体。另外,人之外的其他需求主体并不都具有意识和自我意识意义上的“意愿”, “意愿”被泛化为一种自然倾向。那么,一般需求的概念可以表述为这样两部分:实体趋向于一个特定目标和状态的自然倾向;以及被这个实体所倾向的目标和状态本身。
    一旦对于需求的追溯超出了“人”的范围,追溯到了人形成之前的进化史阶段,也就超出了人文科学的研究范围,就不再属于经济学和人文科学了。也就意味着,我们试图在经济学和人文科学之外为其寻找理由和基础。不过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如我们不可能提着自己的头发使自己离开地面一样,经济学的所有基础显然也不能全都在经济学和人文科学自己之中,不能指望经济学和人文科学自己证明自己,只能跃出这个圈子,到另外一个领域里寻找支点。这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在人文科学领域之外,在看起来不相干的另一个领域里探寻人文科学的基础。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4 08:44:00 |显示全部楼层
要更深入研究需求,就要从普遍联系的整体局势入手。而至少在目前,最具整体视野的学科方法依然还是哲学。这就是说,我们可以利用哲学的方式寻找需求理论的基础和支点。譬如,只有寻找到“意愿”作为一种实体存在的哲学根据,明白了这种实体与其他实体的相互关系,在所有实体的关系中找到了“意愿”的位置,才能确定这种需求的性质。于是,需求问题就从经济学问题、从生物和人文命题转变成了一个哲学话题。至于哲学所必需的科学知识背景,那是哲学自己的功课。
     需求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价值问题在哲学领域里又具有怎样的地位和意义呢?来看中国社会科学院李德顺教授的一段论述:
    “价值论(axiology)是继存在论(ontology,旧译“本体论”)、意识论(gnosiology,旧译“认识论”)之后形成、且与之在同等层次上并列的一大哲学基础理论分支。在哲学史上,这三大分支获得命名从而正式形成的大体时间,分别是:17世纪(存在论),18世纪(意识论),20世纪(价值论)。价值论之所以在晚近才真正形成,是因为它的内容最为庞杂,有待于前两者及其他具体人文社会学科发展的相对成熟作为自己的基础。
       ……
      存在论提出和回答的问题是:“什么是存在和非存在?什么存在着?怎样存在?”
      意识论提出和回答的问题是:“人是否能够以及如何了解和把握存在?”
      价值论提出和回答的问题是:“世界的存在及其意识对于人的意义如何?”。
      可以对李德顺教授的观点做一些推广:
      1、世界的发生是一个从物理世界诞生----有机界形成----生命出现----意识能力产生----社会关系发育----直到价值观念的成熟,这样一个连续的进化过程;
      2、哲学的三个主要课题的划分,分别大致对应于从世界诞生到价值观念成熟的全部过程的不同阶段;后出现的哲学视角关照着此前的所有视野;
      3、具体讲,价值概念中包含了被意识到了的意愿和需求强度,意识本身毕竟首先是一种存在者。相比之下,存在论的问题就更根本、更一般。意识和价值本身作为存在者,都是存在者自身发展的成果,都应当在存在论中找到自己的源头和一般性的规则。
      所以,追寻需求和价值的一般性、一般规则的工作,应该从哲学的存在论领域开始,从本体论的源头开始,由此得到的将是一个不断演化和发展的连续进程。对这个完整过程的探讨,可能会有助于更深入、全面地了解需求以及由此产生的价值问题。建立一个探讨需求生成与进化过程的平台,从世界发展的全过程和趋势中剖析一般需求的发展脉络,探寻一般需求的边际。也许可能得出对于“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我们可能实现这些需求吗”;“我们是怎样实现这些需求的”这三个问题的新的分析方法或新看法。这就是本次探讨的思路和初衷。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6 08:47:0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需求的进化

1.1  一般需求的起点
1.1.1  方法与途径
    我们只有实验和思辨这样两种工具和方法,通常,这两种方法被交叉使用。对于一般性问题的考察更经常使用的是后者。
    用抽象的方法可以从各种具体的需求对象中抽象出一般需求和一般需求对象的概念。但是,这样得到的只是我们对于对象的一种处理,这些概念中并没有关于需求本身发展过程的信息,也不直接等于需求以及需求对象发展进程中某一个阶段的具体形式。
    究竟有没有一般性需求这个对象?我们用抽象方法获得的概念与这个可能的对象本身两者之间有多大差别?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还不大有把握。因为,用实践的方法可以接触到无数具体的需求及其对象,用逻辑演绎和抽象的方式也可以得到无数具体需求和具体需求对象的抽象概念,但是,这两种方法都无法直观到一般性需求本身,或者说用实践和抽象方法都只能接触和获得具体的需求对象及其抽象概念,或得到对于对象的抽象处理后的共相,却得不到可以作为共相的对象本身的内容。
    面对方法的尴尬,还有一个可供选择的出路,这就是基于进化论的“追溯法”,虽然也是实验和思辨相结合的方法,但是,更倾向于将研究对象作为一个发展的过程来看待,作为世界整体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局部和段落来看待,从这个对象在整体发展过程中的位置以及相对关系中分辨和认识对象。这样的方法获得的结果可能更接近一般需求本身的实际形式。
    进化论是古老的思想。佛学经典《楞严经》里就有从天体演化到万物形成,从生物形成以至人类社会生成全过程的描写;中国古代的许多典籍里都有从原始社会到农耕社会演化过程的记载和描写;从康德的星云学说,到马克思关于社会结构的演化学说,直到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里提供的大量观察证据,进化论逐渐从直觉、猜想、推理迈入了科学,成为了科学的方法和事实。
    我们在更一般的意义上使用进化论的方法,已经不仅只是对某一个领域里的发生、发展和变化的描述,而是把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整个世界被看作是一个发生、发展和演化的完整过程,世界所有的成员都是这个总过程中的一个具体的、分支的局部,是其中的一个枝杈或片段,每一个具体的物种都能在整个世界进化的时空体系中找到自己位置,就像每一个人都能在自己的家谱中找到位置一样。
    撇开由于突变、断裂所造成的非继承性,在这个谱系中可以发现,由于每个物种都是从原有的另一种物种演变而来的,都或多或少地继承了自己所由出生的原来物种、个体的性质,或多或少地保持了自己原来所处的生成环境所造成的影响,相对于这些后来的、已经分化的各种物种和个体来说,原有的、原始的那个物种的性质就具有一定程度的一般性。比如,一个“祖先”的某些性质对众多“子孙”具有一般性。就是说,在当前看来是一般的现象和势态,是具有某种程度一般性、普遍性的规则或规律,只要向前追溯,就可能追溯到一种具体的实体或势态。在这个层次看起来似乎是抽象的、形而上的、逻辑的、概念的东西,其实在前一个历史背景下,也是一些具体的实体和势态,是一些具体的存在者。
    这可以推广为:现实世界中,任何一种看起来是一般性的东西,都可能被追溯为前一个发展阶段中或上一个层次中的具体的东西。对我们这个阶段是一般性的,在前一个发展阶段里,在其起源的阶段里却是具体的。
    沿着这个思路,只要不断向前追溯,就可能最终获得相对于它自身当时环境来说是具体的,相对我们来说却是更为一般的规律和规则,直到追寻到一般性的极限位置为止。
    如果我们打算尝试用追溯法去寻找一般需求的原理,就不能惧怕话题扯得太远。可以相信这样一个规则:虽然最早的不一定是最一般的,但是最一般的一定是最早的。更一般的一定是更早的。只有追溯到一个事实或实体的起源点,才能找到它的最一般状态和规则。
    对一般需求所追溯的最远位置,将会涉及这个世界的最初、最基本状态 —— 世界的本原。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17 08:41:32 |显示全部楼层
1.1.2  物质与关系   
   
    经验告诉我们,这世界的一切实体都是由更深层次的另一些作为要素的实体以某种方式组织而成的。如果我们同时相信,这世界是经过了一个进化、发育的过程才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样子,那么,所谓进化和发育的过程就可以被理解成是作为素材或要素的深层次实体不断重新组合、积累、排列,形成新样式、新层次实体的过程。

    我们曾假定,当前这个层次的一般性规则可能存在于构成这个层次的更基础、更深的层次中。这就意味着,只要沿着进化过程的相反方向向前追溯,从当前层次实体的形成过程中就可能追溯到它的一般原因和一般特征。事实上,这不仅是一种古老的思想,也是近现代科学技术的一个重要方法,我们经常地用解剖分析的方法研究未知对象,从对象的结构中寻找对象的规律和原因。

    解剖分析有两种,一种是在实验视野下对于具体对象的实际分解;一种是在思维模型中进行的抽象分解。

    比如,《庄子》中有一个关于物质无限细分的著名思想模型:“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就是说,把一个捣衣棰分成两半,来日,将其中的一半再分成两半,如此下去,一万年也分不完,还可以永远继续分割下去。

    这里隐含着一个假设的前提:“棰”的要素是更小的“棰”,“棰”本身的结构和作为“棰”的要素的“棰”的结构也是相同的。这里,要素的种类是唯一的,要素的要素也是唯一的,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也是唯一的,都永远不变。由于只有一种关系形式,只有一种要素,所以,要素和要素之间的关系没有区别的必要,可以忽视。也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棰”才可能被无限分割。

    然而,建立在上述假定前提基础上的这个思维模型与实践中遇到的所有具体对象有根本的不同。常识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这些前提在实际对象中并不成立。

    现代科学分析方法得到是这样的结果:

    1、任何物质实体都由另一些种类的实体组织而成。也就是说,“棰”不可能用与“棰”相同的“棰”构成。要素与要素们构成的另一层次实体具有不同的性质。

    2、因此,用解剖分析的方法能够从一个实体中找到两种东西:一是构成这个实体的素材或要素;一是这些要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形式。

    按说,根据实验科学得到的这个结果,就可以顺利地构建出更恰当的思维模型,但是情况并非如此乐观。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基于不同的侧重点,人们构建的思维模型也大不相同。归纳起来大致有这样一些极端的类型:

    1、将要素与要素之间的关系这两个不同的实体等同起来。

    2、仅注重构成实体的要素,忽略构成实体的诸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

    3、仅注重构成实体的诸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忽略构成实体的要素本身。

    4、如同注重构成实体的诸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一样,同时注重构成实体的要素本身,这两者都是不可忽略的。

    这些侧重点的选择,可导致哲学立场的重大分歧,这里就不详叙了。

    之所以在过去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里,人们宁愿坚守某一个极端观点而不愿直面一个逐渐清晰的事实,是因为我们始终相信这世界是统一的,如果接受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基本因素,就可能跌入“二元论”或“多元论”的万丈深渊,就会对世界做出分裂性的理解。往往事与愿违,恰恰是出于统一世界的愿望,反而对世界做出了分裂的理解。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21 08:11:01 |显示全部楼层
1.1.3  关系与关系者   
   
    对于日常的、宏观的、具体的物质实体来说,构成这些实体的要素和这些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显然是两种不同性质的实体;
    对于量子物理学意义上的物理世界来说,构成这类实体的要素与这些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就不再像在人的感官尺度上的宏观物质世界里那样泾渭分明了,要素之间的关系形式也会是我们理解中的物质实体,要素本身也会是我们过去所习惯的关系性实体;
    对于抽象的关系实体来说,比如一个数学对象,构成这类实体的要素不再是物质实体,可以是一种单纯的符号或者是抽象的关系性实体,是另一层次的关系性实体。要素与要素之间关系两者之间只是层次的不同。
    从上述这三种不同类型的实体中可以抽象出一个共同的模式:关系者和关系者之间的关系,或者表述为:关系者和关系。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23 08:26:09 |显示全部楼层
1.1.4  差别和差别者   
    从关系者和关系这两者中可以进一步抽象出一个共同之处,抽象出一个一般关系:   1、关系和关系者是不同的,是区别着的,是有差别的;   2、既然如此,两者就都是这种差别关系的主体,都是差别者。   
    于是可得:   差别和差别者   能否对“差别和差别者”继续进行抽象呢?能否将两者还原成唯一的一个实体呢?有一个可以尝试的方法:   和所有的具体差别者一样,如果不断减少差别者之间的差别,两个差别者就会不断趋同或接近,当差别者之间的差别减少到“0”时,差别和差别者之间的差别消失了,就成为同一个实体,也就实现了对“差别与差别者”这两个差别者的抽象。

主题

好友

3613

积分

中尉

发表于 2015-12-26 09:05:11 |显示全部楼层
1.1.5  纯粹差别和纯粹差别者
    事实上,每一个实体都处在和所有实体的广泛联系之中(至于这种广泛联系的原因和方式,后面还有机会讨论),减少差别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减少与所有实体之间的差别和差别形式。这个情景很类似于克劳修斯热力学第二定理所表述的那样,孤立体系中的热运动总是向着熵增加的方向发展。从广义的角度,这里把“熵”理解为负方向的差别,因为具体的差别都具有差别形式,熵增加可以被理解为差别和差别形式的减少,系统趋向于均匀化。如果一个孤立系统中的差别和差别形式不断地趋向于减少,当熵增加趋于极致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呢?
    这会是所有物质实体不断解构的过程,是差别形式不断减少的过程,直到减少到只有少数种类的差别形式,甚至直到仅剩一种差别形式,再甚至连这最后的差别形式也将要失去内容和意义的程度,直到所有差别者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小,直至接近失去差别意义的程度。
    一旦差别最终消失,差别和差别者的关系将失去意义,同时消失,所有的差别者都消失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了。
    至于世界究竟会不会达到寂灭状态,这是个古老的哲学话题,也是一个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命题。但是,我觉得,世界不会走入寂灭。一个简单的理由是:因为分解越小的物质所需要的能量越大,假如线性推导,最终就会遇到一个终极障碍,解析一个微粒所需要的能量大于或等于全部世界所有能量,微粒的能量就是整个世界的能量,一个微粒就是全部的世界了。这时,继续分解就不可能了,就达到了分解的极限。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实现对于物质的无限分解,物质对象本身也不是可以无限分解的。只要物质不是无限可分,就意味着差别不可能最终消失。既然有着无法最终消失的差别,世界就不会最终进入寂灭。
    这也就是说,差别减少有一个不可最终逾越的极限,可以无限趋近于0,但是不会最终等于0。
    在极端接近极限的领域里,差别者之间原有的差别形式趋近于消失,消失到了除了差别之外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差别形式的程度,可以把这种差别定义为“纯粹差别”;处于纯粹差别之间的差别者由于同样的原因也将失去了自身的所有内容,除了作为差别者之外再没有更多的意义,这样的差别者可以定义为“纯粹差别者”。
    其实,这时的纯粹差别和纯粹差别者这两者之间,除了分别强调不同的来源和意义之外,互相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同,两者将融合为同一种东西。我们可以把纯粹差别和纯粹差别者极其接近达到的重叠状态定义为“元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