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1521|回复: 0

南越王 “文帝行玺”出土记

[复制链接]

主题

听众

2347

积分

少尉

发表于 2014-3-31 11:12:52 |显示全部楼层

1983年9月,“文帝行玺”金印的闪亮出土和南越王墓的发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岭南历史学界和考古学界的一件重大发现,对揭开南越国神秘的面纱和古南越文化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这事已过去三十年了,但当时的情景,依然时时萦绕在脑海,浮现在眼前。让我们穿越回1983年9月22日,重温揭开南越王镇墓之宝——“文帝行玺”金印出土的精彩片段。

1983年夏,在广州象岗发现了一座大型石室汉墓。鉴于此墓规模宏大,经国务院批准对象岗汉墓进行发掘。国家文物局决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和广东省博物馆联合组成象岗汉墓发掘队,从当年8月25日起对古墓进行发掘。我当时是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考古队队长,有幸参加了南越王墓的发掘。

“千斤顶”撬墓主石门失灵,请来园林局石工队队长巧用“下沉法”开门

由于刚刚发现古墓时,我们从以往的考古经验推测这座古墓属于汉代的南越国时期,但还不知道这座石室墓墓主是谁,因此按考古发掘惯例将其命名为象岗汉墓。根据考古学的规程,古墓的发掘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发掘墓道、前室和东西耳室,第二阶段发掘主墓室。第一阶段发掘从当年8月25日至9月13日结束,获得了许多珍贵的文物,但是没有找到能确凿反映墓主身份的文物。因此,我们都寄希望于第二阶段发掘。

费尽心思企图保存冥宫安静的象岗墓主,在主室的前面,又设置了一道厚厚的石门。和第一道石门一样,门后设置了自动顶门器,用5件扁长条石柱组成,其中3条固定在地下,另2条前轻后重,可以活动,大门关闭后,顶门器前端便翘起,自动顶住了大门。这是一个十分巧妙的装置,把主室之门顶得死死的。

为了打开墓门,我们开始在门下挖一个小洞,用千斤顶试图将石门移位,但古老的石门纹丝不动,后来又试过在锈结的门臼中喷一些去铜锈的化学药水,但也未能奏效。这扇紧闭了两千年的石门,像一道坚固的堡垒,阻挡住考古人员的步伐。

在各种办法都不能成功打开墓主之门后,我们请来广州市园林局石工队陈队长,这位老师傅听了考古队要安全打开石门、但又不能损坏石门和压坏门后文物的要求后,仔细检查了墓门,诡秘地对我们说:“我有办法了,这石门可以打开。明早就动手,用什么办法,这是技术保密,请君莫问。”

翌日,陈队长带来了三位石工师傅。他先公开了“技术保密”。他说,你们用“千斤顶”把它高高升起,失灵了,我们就用“下沉”的方法来解决,我昨天从背后观察到西边石门轴头有一道裂缝,我们只要把门枕石下面掏空,西边的石门就会失去基础自动下沉,这样就可以移开了。他们甩开膀子,立即动手,仅用了半天的功夫,顽固的西扇石门,就开始慢慢下沉。封闭了二千多年的象岗汉墓第二道石门终于乖乖地向考古队敞开了。


墓主身穿玉衣并头枕金玉珍宝求不朽,但尸体毕竟还是腐朽了

在市园林局石工队的帮助下,考古人员进入了墓的主室。我们将主室顶跌落的泥土清掉之后,露出了棺椁残痕,一幅惊人的景象呈现在眼前:墓主身穿玉衣,腰间佩十把嵌缠金玉的铁宝剑,头部置精巧的金钩玉饰,下枕丝囊珍珠枕头,枕内盛满了直径0.1—0.4厘米不等小珍珠,另外在墓主室还发现一个盛满珍珠的漆盒。据观察,这批珍珠全为天然珍珠。在玉衣的上下共铺垫有29块青玉大玉璧。其中10块铺放在玉衣胸腹上,14块在玉衣里面,5块垫在玉衣下面。还有压印绵羊头和弯角纹饰的杏形金箔片8枚,是缀在绢帛上用于覆面的。玉衣的两侧分置有玉璧、玉璜;左侧的上中下位置各由玉璜一件,腰间两侧各配有5把嵌金丝玉饰的铁宝剑。在墓主的周围,还发现不少精美的玉雕。有龙虎凤争斗的金玉带钩,有兽首衔玉璧和透雕龙凤玉饰、玉盒等。有一件圆雕角形玉杯,用原块青玉雕成,形似犀牛角,器表镂刻三层纹饰,有高浮雕卷云纹和双线勾雷纹等,器物造型玉纹饰混为一体,天衣无缝,新颖别致,为汉代玉雕中首见。

中国古代有服食玉屑长生不老的说法。金玉在古代是呈祥瑞、避邪恶的神物,有“金玉在九窍,则人为不朽”之说。因此墓主身穿玉衣,并放上许多金玉珍宝,企图在阴间继续享用和保护尸体不朽。可惜玉衣没有这种特殊功能,尸体毕竟还是腐朽了。

墓主身上一枚“赵眜”玉印,令考古队钻入迷宫

当我们正在推测这位身穿玉衣的墓主是谁时,一个重大发现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在墓主身上发现了一枚“赵眜”玉印,接着又发现一枚极为考究的“帝印”玉印。其印钮为一出没于云海间的螭虎,印台的周边还可有勾连雷纹,这是我国汉代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的帝印。

象岗墓主的名字清楚了,而我们考古队却钻入迷宫。

根据《史记》的有关记载,南越国传五主,国祚共93年,各主在位年数是:

一主赵佗,汉高祖三年(前204年)在岭南建南越国,高祖十一年受汉追封为南越王。赵佗臣服于汉,汉越通好。但在吕后时实行“别异蛮夷”政策,禁南越关市,赵佗于是曾自尊为南越武帝,但在汉文帝时期,再次臣服于汉。赵佗至汉武帝建元四年卒,在位67年(前204—前137)。

二主赵胡,佗孙,在位约15年(前137—前122),汉廷赐谥文王。

三主赵婴齐,胡子,曾入长安宿卫。在位约十年(前122—前113)。

四主赵兴,婴齐次子。婴齐在长安时,娶邯郸女所生。汉元鼎四年(前113)继位,次年三月为越相吕嘉所杀。

五主赵建德,婴齐长子,越妻所生。元鼎五年(前112)继位,因和越相吕嘉一起叛汉,元鼎六年(前111年)秋为汉武帝部将所擒,南越国除。

在南越五主中,后二主均死于战乱,不可能修建陵墓,只有前三主即赵佗、赵胡、赵婴齐才有可能在番禺建陵墓,但是,史书中查不到赵眜。这个赵眜究竟又是谁呢?墓主似乎蒙上了一层面纱,故意让人看不清其真面目。

正当我们在热烈地讨论象岗墓主是谁时,一个戏剧性的高潮在主室发掘中出现了。

9月22日下午5时左右,考古队副队长黄展岳在墓主的胸腹间发现了一件金黄色闪闪发光的物品。他细心地把旁边的朱红残漆等剔开,并轻轻拂去附着它的泥尘,一条栩栩如生的金色小龙立在一个四方台上,金光闪闪,光彩夺人。“啊!一枚龙钮金印!”老黄禁不住内心的激动喊了出来,喊声不大,却惊动了大家。

作为考古队员,我们见过不少汉代印章,也都亲手发掘过一些古印章,但是,汉代金印却极为罕见,特别是龙钮金印在全国汉墓中还没有发现过。眼前的这枚龙钮金印将是价值连城的文物,可视为镇墓之宝!更是确定墓主身份、揭开墓主之谜的关键!

一位性急的队员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想翻开金印看看。但考古队长麦英豪却下令:“不准翻动金印,保持原状,待晚饭后先拍电影、录像、绘图等后才能动它。”

南越王金印闪亮出土,“文帝行玺”僭越称帝

晚餐很丰盛,厨房特为考古队准备了广东名菜——香而不腻的烧鹅。但我们都惦记着金印,囫囵吞枣地吃完饭,就匆匆忙忙赶到象岗墓室。“吱、吱……”响的摄影机牵动着我们的思绪,在墓室中谁也没有出声,静悄悄的。在耀眼的碘钨灯下,金黄的印玺闪闪发亮,印钮的游龙躯体矫健,盘身昂首,玲珑奇巧,似乎要离地而起,飞向考古学家手中。从6月9日发现古墓开始到今天(9月22日),不觉已过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我们一直在默默地寻找着能确切证明墓主身份的文物,现在解开谜底就迫在眉睫,时间却像凝结了似的。

考古队员想起了广州有一个民谣:“脚踏象岗山,一生吾使愁。摸下大象耳,你咩野都知。骑着大象身,今世无辛苦。猛(拉)住大象尾,食遍广州味。罗(拿)到大象心,满屋尽黄金。”我们现在就在象岗的腹心,民谣中“罗到大象心,满屋尽黄金”的词句,是否在给我们一个神秘的启示呢?

好不容易电影、录像、照相和绘图完毕,黄展岳手拿小毛笔再次轻轻地拂去金印的尘土,小心地捧起金印,轻轻地放进手心,慢慢地翻转,“文帝行玺”四个刚劲有力的小篆映入眼帘。没有鲜花,没有爆竹,这名噪中外、绝世两千年的龙钮金印就这样重见天日。啊!一个岭南地区考古史上重大的历史悬案解决了!

这枚“文帝行玺”金印镂刻精巧,钮式奇特,撰文工整,印纹篆刻得刚劲有力。印面方形,边长3.1厘米,印栏高0.7厘米,通高1.8厘米,重148.5克。印身和钮合铸,“文帝行玺”四字是铸印后才刻凿的。印钮龙首伸向一角,头部呈方形,略伸出印身之外,龙咀呈一条横线形,上有两个鼻孔,头部还铸有大鼻梁和圆突双眼及一对大耳朵。龙体凿满“ⅴ”字形图案,象征龙鳞,四足,三爪。龙身中部隆起使其间有一穿孔,可系印绶。令我们感兴趣的是,这枚“文帝行玺”是地道的南越国玺,因为大汉朝廷根本不承认南越称帝,而由汉廷颁发印玺的话,应是“南越王印”。

“文帝行玺”金印仿用了汉代皇帝的玺印制度。据《汉旧仪》中有关汉皇帝玺印的记载:“玺皆白玉螭虎钮,文曰‘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信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凡六玺”。直到目前为止,中原地区汉代帝陵还未有发掘,西汉皇帝玺均无出土,因此,汉代帝玺是什么模样,还不得而知。而这枚“文帝行玺”用龙作钮,在金印中独树一帜,是极为难得的汉代印玺瑰宝。按汉制,行玺居六玺之首,是分封诸侯的用玺。然而,按汉朝制度,皇帝印玺,是传国宝玺,代代相传,是不能随意陪葬的。一般来说,放入墓中陪葬的官印,应是临时刻的仿制品,即为考古学上说的明器。相反,南越王国的玺印,因刻上“某帝”,传给后世也不能使用,就用实用品陪葬。《汉书·南粤传》载,第三代南越王赵婴齐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即藏其先武帝、文帝玺”,他已不敢再僭称为帝。文帝行玺金印看来就是赵婴齐入藏的。它是迄今为止中国出土的最大最重的一枚西汉金印,造型奇巧,铸工精细,印文阴刻篆书,刚劲有力,充分反映出南越匠人高超冶炼工艺和丰富想象力。

南汉天子玺是白玉螭虎钮,而南越王玺是黄金蟠龙钮,有意逾越

越王金印的闪亮出土,整个象岗腹心墓室的气氛都很活跃,大家的精神为之一振,许多天的辛酸和疲劳一扫而空。令人们魂牵梦绕了两千多年的南越王墓,终于由我们亲手完整地发掘出来。象岗墓主就是南越文帝!赵眜就是《史记》中记载、汉朝赐谥的南越文王——第一代南越王赵佗的孙子。广州考古队员捧着沉甸甸的龙钮金印,眼睛湿润了,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突然感到时光倒流,眼前的珍宝变得那么遥远和模糊,仿佛来到了两千年前的南越王国的时代……数十年来,为寻找神秘的南越王陵,我们几乎跑遍了广州的大小岗岭,羊城许许多多的建设工地,都留下考古队员的身影。自发现象岗古墓以来,墓主的身份一直困扰着我们,赵眜——帝印——文帝行玺,象岗新发现带给我们一个个困惑和一个个的惊喜,至此,象岗汉墓主人神秘的面纱已经揭开了。

这座岭南地区最大、出土文物最丰富的汉墓,被誉为近年来中国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墓主身穿丝缕玉衣,带金饰面罩,还佩带龙钮金印、圆雕青白玉角杯及各种精雕细琢的金银玉石等文物。看来,象岗山的腹心真的藏了许多“黄金”,南越王墓中陪葬了三枚金印和不少金银器物,而大量随葬的稀世珍宝,其价值更超过了满屋的黄金。

这个用“文帝行玺”陪葬的墓主,在《史记》、《汉书》的《南越传》中都有他的记载,为赵佗之孙。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寿逾百岁的赵佗辞世,赵佗之子在此之前已死,由孙接位,他大约死于元狩元年(公元前122)。然而,《史记》记载第二代南越王是赵胡,但我们发现的墓主私印是“赵眜”,两者名字不符,或许是出自司马迁的档案有误,或许是后人抄袭致误。这也留下一个学术上的疑问……

耐人寻味的是,据记载汉天子玺是白玉螭虎钮,而南越王玺是黄金蟠龙钮。龙,是至高无上,给人以威严,恐怖和神秘感的神兽。汉越对峙,龙虎争斗,寓意十分深刻。南越王独用龙作玺印之钮,迎合南越王独霸岭南的意愿。另外,汉朝皇帝印的印面为“方寸二”,按汉尺一寸约等于今天的2.2~2.3厘米计,约合2.7~2.8厘米。而南越王“文帝行玺”,金印印面为3.1厘米。偏隅一方自号为帝的南越王玺竟大于威镇天下定鼎中原的汉天子印,这恐怕不是南越王不明汉制,而是他僭越称帝,有意逾越汉朝制度的精心杰作。



回复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