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论坛 点击进入
 用户 密码
马上注册   忘记密码
热点关注 | 访谈直播 | 艺文后窗 | 广州讲坛
网文广场 | 美图沙龙 | 休闲游戏 |
  岭南茶馆 | 广东发展 | 财富论坛 | 美图共享 | 情感小筑 | 休闲酒吧 | 文心雕楼 | 粤人生活 | 嘉宾访谈| 灌水 | 泛珠论坛
 当前位置:南方网首页 > 南方社区 > 艺文后窗 > 历史沉香
梁漱溟:世间万事都不足以动其心

2006-03-06 11:54:26 南方都市报 梁培宽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晚年口述》,[美]艾恺采访,梁漱溟口述,一耽学堂整理,东方出版中心2006年1月版,35.00元。

  说到世界的未来、说到人类的前途,先父说:“我是比较乐观的。”那为什么如此乐观呢?这自然与他自有其坚信不移的理念前关,而这一理念又正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自己所提出的。他认为人类面临三大问题:人对物的问题;人对人的问题,人对自身的问题。三者先后各成为人生的主要问题,而一旦求得其基本解决之后,人类生活的主要问题便势必由前一个转为下一个了。

  二十三年前,美国学者艾恺教授访问先父梁漱溟,连续长谈十余次,存有录音磁带,如今全部转为文字成书问世。这是原本不曾料想到的事,而今竟成为现实;也可以说这是来之不易吧。

  使此事得以实现者,首推今已九十八岁高龄的田慕周老先生。正是田老提出,并经手从远在美国的艾恺教授处索取到这批录音磁带的,那是先父身故后两三年的事,随后又是田老亲自邀约八位年轻朋友(他们名字是:孙明磊、高琳、周伟、周毅、陈波、苏怡、孙艺、田雷),并自己也参与其中义务地将录音转为文字。因此,才得以将这一珍贵的访谈的详细摘录,约四万字收入《梁漱溟全集》最后一卷(卷八)内。这是这一访谈内容首次与读者相见;时间为1993年。

  又过去了十多年,现在又由“一躯学堂”的逢飞、徐君、蔡法、张来周、张佳等同志,再次据录音逐字逐句,不作任何删节、修饰或润色,全部转换为文字(录音质量欠佳或因存放过久而模糊不清者除外),共得十余万字。由于强调了要“逐字逐句”,因此口语中常出现的单词或语句重复,甚至整段的内容完全相同,仅是词语上大同小异而重复出现者,均照录不误。这样就为读者提供了近于原汁原味的东西,使读者有若现场亲自聆听的感受。现在此书即据此为内容。

  当此书出版事初具目眉之后,又与艾恺教授联系,请他为此书作序。他很爽快地应见,随后不久即将序言寄来,并附一相片。艾恺教授的汉语真可以说是棒极了;无论是文笔或口语,水平均甚高。由于同一汉字常有回声变化,外国人难掌控,说话时多给人奇声怪调之感,而艾恺教授不在此列。他的文字功夫由所写的序言也可见。这是他直接以汉语写成的,不仅顺畅,而且具有一些文言文色彩。这对一位外国人来说是十分不易的。

  1986年他首次与先父相见时,我有幸见过他。先父故去后,他差不多隔三五年都有机会来北京,来后也多与我们家属联系相见,聊聊家常,我也曾请他来家中做客。家里面积较小,又无什陈设可言,称之为“寒舍”,再恰当不过。如果备有饮食,也甚简单,而艾恺教授是位平易近人、十分随和的人,对此全不介意。现在他为此书写出序言,使此书增色不少。但他对此书所作贡献远不止此。访谈有问与答两方,缺一不可;而且他是一位对被访者作过专门研究的学者,并著有被访者的传记专著,其提出的诸多问题,就深度与角度而言,都非泛泛,这也使谈话内容显得事关重要。因此可说,这次访谈富有内容,取得了成功,其中自有艾恺教授的功劳。还可以说,他与田老二人同为对此书成书有很大贡献之人;当然他们尽力的方面是有所不同的。

  访谈内容涉及方方面面,读者读后便能知晓,无须赘述。但在此愿指出先父在言谈中所显示出的那种心态与神情,值得一说。

  此次长谈时,先父已八十七岁高龄,可算时届垂暮之年了,可他不仅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而且话里话外不时流露出平和而乐观的心态,毫无老年人易见的感伤、消沉的影子。例如谈到中国文化的传承时,儒家思想如今尚保存在人们的心目中有多少时,他承认旧习俗多遭破坏,可他说“但不能说一扫而光啊!”“中国人还是中国人,他还有一种中国人的气味吧!”,因此他对中国文化在中国的“前途并不悲观”。也正是基于这一认识,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中叶即提出“世界的未来是中国文化的复兴”的主张,至今不移不摇,那么,他为什么自认为“我好像是个乐天派”就不难理解了。

  不仅如此,他对自身种种经历遭遇,如“文革”受冲击、批林批孔运动中遭围攻等,当艾恺教授问起他时,他承认当时“心里有点不愉快”,可“几天我就过去了”,且发出笑声,可说是谈笑自答。而当谈起先父也曾遭遇过苦难有类似于王阳明先生所经历的“千灾百难”时,如1939年出入敌战区时,他说那“差得多”。可问起他什么时候最快乐时,他却说都“差不多”;如说有什么差别,就是“有时忙,有时比较清闲”罢了。甚至在谈及生死时,他承认,人都是“不愿意死”的,其实不需要怕,不需要希望长生。任其自然“就好了。至于一生的成败得失,如今封建设运的失败,奔走国共和谈中的挫折、失误等,在先父的心里反有尽责尽力一念,成败似是在所不计的。末了应指出,此访谈内容对研究了解先父梁漱溟有一定价值,而对这一资料的保存最为关心、最为重视的,莫过于田慕周老先生;现在终于得以成书,流传于世,保存下来,这是可以告慰于田老的。

我要发言 请进 文心雕楼>>>>

(编辑:李瑾)

楹联别是一家<<上一篇  下一篇>>于光远:我所知道的江青
 --相关新闻--
梁漱溟的世界很好 01月16日
我要评论】 【关闭窗口
该文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尊重作者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本站首发文章转载请经南方社区授权。

中法文化年·法国印象派

闻香识男女

习惯了一个人的习惯

精彩广告欣赏Ⅰ

五彩缤纷动物秀

美艳绝伦,女人难以抗拒!

乔伊丝·坦尼逊:苍白

回望:战火巴比伦

圈圈看

动物连连看

狂抛鸡蛋

水晶跳棋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